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廉德瑰:中国应更加重视学术保钓

时间:2015-11-10 17:07来源:未知 作者:廉德瑰 点击:
日方对明清史料的小动作若积少成多,有可能误导舆论,给世人造成中国史料无价值的错觉。所以,我们不能对此毫无反应,不仅要进行有理有据的驳斥,还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继续搜集证据,为捍卫主权奠定坚实的学术基础。

 


 
 

  日本人经常喜欢在钓鱼岛问题上搞小动作。比如,日本外务省3月16日,公布了“新发现”的使用了“尖阁群岛”名称的中国地图。9月28日,《产经新闻》报道称,拓殖大学教授下條正男考证得知,1717年清朝地图《皇舆全览图》里没有钓鱼岛。10月18日,日本政府组织一个地方史专家团队,收集1500多份证明钓鱼岛和独岛属于日本的行政文献,还派遣专家到石垣市和岛根县指导保存这些历史资料。


  日方收集的当然是1895年“先占”之前钓鱼岛不属于中国和1895年后属于日本的证据,而最关键在于前者。理由很简单,日方若不能证明1895年之前,钓鱼岛是无主地,那么日本1895年的“先占”就是窃占。比如,有日本学者称,1534年明朝册封使陈侃的《使琉球录》和1719年清朝徐葆光的《中山传信录》的记载都不能证明钓鱼岛属于中国。对于1561年胡宗宪主持出版的《筹海图编》里的“福建沿海山沙图”标有“钓鱼屿”“黄尾屿”和“赤尾屿”,日本外务省也认为,地图上的地名并不一定意味着都属于明朝防卫范围。

 


 


  日方的观点不过是断章取义而已。事实上,在琉球的“姑米山”与钓鱼岛的赤尾屿之间有冲绳海沟,古人叫“黑水沟”。明朝册封使夏子阳1600年出使琉球,说“水离黑入沧,必是中国之界”;1663年清朝册封使张学礼说黑水沟是“天之所以界中外者”;1683年,清朝册封使汪辑说黑水沟是“中外之也”;1756年,清朝册封使周煌说:福建至琉球,必经沧水过黑水;1808年,清朝册封副使费锡章称黑水沟为“中外分界处”。关于《筹海图编》,其中各省“沿海山沙图”都不标示外国和该省管辖外的地名。


  日方全盘否认明清史料的价值,目的只在证明1895年“先占”前钓鱼岛是无主地。对此,中方除了有必要戳穿日方信口雌黄,捍卫明清史料的价值外,还要发掘新的史料。比如,1863年,湖北巡署胡林翼主持绘制的《皇朝中外一统舆图》就很有价值,该地图对省界和国界都有明确的标示,对于中日之间的界限,则指出日本诸国“其四裔,自汉语外杂用其国语,……所谓名从主人也”。意思是说,中国地名用汉语,外国地名杂用外国语。按照这一原则,在福建至琉球之间的岛链,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姑米山一线中,不属于中国的“姑米山”处加标了“译曰久米岛 属间切二 安河具志川仲里”字样,以示“名从主人”。赤尾屿以西则全部使用汉语,不“杂用”外国语。这就证明,在1895年日本“先占”钓鱼岛32年前的1863年,清朝政府就已将其标在国家版图之内。

 


1863年湖北巡署胡林翼主持绘制的《皇朝中外一统舆图》


  日方对明清史料的小动作若积少成多,有可能误导舆论,给世人造成中国史料无价值的错觉。所以,我们不能对此毫无反应,不仅要进行有理有据的驳斥,还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继续搜集证据,为捍卫主权奠定坚实的学术基础。


       (作者廉德瑰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