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阎学通:反网络秽语,文明强国的新起点

时间:2013-05-26 01:57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阎学通 点击:
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础是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而综合国力中文化实力要素的强弱与语言文明程度相关。如果网络上充满秽语,中国将成不了文明的样板,这如同当我国满街污秽时,中国就成不了现代化国家。个人说脏话说明该人文明程度低,而秽语泛滥的人群则意味该群体

 


 

  中华民族复兴的基础是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而综合国力中文化实力要素的强弱与语言文明程度相关。中国的民族复兴需要我们建设一个世界向往的社会,一个他国自愿效仿的生活样板。如果网络上充满秽语,中国将成不了文明的样板,这如同当我国满街污秽时,中国就成不了现代化国家。个人说脏话说明该人文明程度低,而秽语泛滥的人群则意味该群体的文明程度低。

 

  秽语=口中泄物

 

  我国网络上不但秽语横行,且有人论证其合理性和正面意义,认为网络脏话具有情绪宣泄口的正面作用,有助于避免现实生活中的偏激行为,甚至批评不接受秽语的人是内心不够强大。这种看法无异于论证随地排便有助于身体健康,不允许随地排便者是缺乏仁爱之心。前不久发生在飞行中的飞机上随地排便事件恐怕也是人类航空史上少有的。

 


 

  人与其他动物的重大区别之一在于人有文明概念,而其他动物没有。荀子在《非相》中以文明为标准区分过人和其他动物的不同。他说:“故人之所以为人者,非特以二足而无毛也,以其有辨也。夫禽兽有父子而无父子之亲,有牝牡而无男女之别,故人道莫不有辨。”这是说,禽兽有生育关系,但却没有父慈子孝的文明观念,禽兽有两性之别,但却不知男女间的文明礼仪。例如,人与禽兽都有排泄的需求,但禽兽排泄是不分场合的且异性同场,而人类的最初级文明就规定了排泄需在隐蔽处且不得在异性面前进行。厕所分男女而非公母更是一种文明的表现,因为“公”和“母”两个字的语义,只区分性别而未包括社会文明的含义。“男”和“女”的语义承载了不同社会责任的含义。


  我国民间传统是将脏话视为秽物,将说脏话的行为描述为“满嘴污秽”。不应在人面前说脏话的文明习惯并不需经过高等教育才能养成,即使目不识丁的人也知道骂人是没礼貌的行为。网络上的秽言基本上来自受过一定文化教育的人,甚至是会一点英文的人,不识字他们就无法在网上制造秽言。

 

  言论自由骂大街

 

  “言论自由”的含义是个人拥有自由表达思想观点的权利。这种权利包括了表达对个人、单位、政党、政府、国家、国际组织以至对人类不满的权利,但这种权利不包括可以用污言秽语表达不满。人有排泄和说脏话的自由,但人类的初级文明是禁止在公共场所排泄和说脏话的。如果排泄和说脏话同为人的生理需求,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借鉴约束排泄的文明规则来约束说脏话。在公共场所禁止随地大小便,也应禁说脏话;在异性面前禁止排泄,也应禁止说脏话。

 


 

  十字路口是公共交通场所,故禁止在十字路口大小便;网络是公共交流场所,也应禁止在网络上说脏话。网络是种现代交流工具,这种工具应用于提升我们的文明水平而不是借此向野蛮社会倒退。只有语言自由而无文明约束,结果必然是语言暴力;只有行动自由而无文明约束,结果必然是肢体暴力:没有文明约束,网络自由也会形成网络暴力。

 

  禁止脏话和禁止随地大小便具有相同的文明建设意义,因此有必要在网络上开展反秽语活动。为了建立国际安全秩序,国际社会开展过反核扩散、反恐怖主义、反太空武器化、反殖民主义等多种活动,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在网络上开展反秽语活动将有助于净化网络语言,建立一个有益的思想交流平台。

 


 

  反秽语需内心强大

 

  反对说脏话是我国的一种民间习俗,家长和学校从小就教育孩子不能说脏话。侯宝林净化相声语言,使相声从地摊走入殿堂成为民间美谈。当面骂人是不文明的表现,但还需要一点胆气,而在网络上骂人则是无教养和怯懦两种劣质的混合表现。网络上污言秽语泛滥,现实生活中说脏话的较少,两者间的逻辑并非是网上的发泄出口减少了生活中的说脏话现象。事实是,在网上骂人没有体肤之苦的危险,故随心大吐脏;在生活中骂人则难免要遭暴打之殃,故不敢找打。

 

  对脏话说“不”需要内心强大。不阻止随地大小便者,或是缺乏社会责任感、或是害怕惹祸上身。为网络秽语辩护者,或是满嘴污秽者,或是缺乏责任感的人,还更可能是内心猥琐者。不敢反对网络秽语且自我标榜内心强大者,需扪心自问,与反对秽语者相比自己的内心强大吗?反对网络秽语需要以身作则,需有社会责任感维护公德,需要不怕惹祸敢于直言。

 


 

  首先我们需要提倡网友们自我约束,不在网络上说脏话。其次,每位网友像清理自己房间一样清理自己的网络空间,删除说脏话的帖子并将其列入黒名单,降低秽语在网络上出现的频率。第三,形成批评说脏话的风气,对脏话帖子进行群体谴责。第四,所有网络在明显的地方标明“禁止秽语”的标识,这可起到“严禁随地大小便”、“严禁吸烟”、“严禁随地吐痰”、“严禁大声喧哗”等标语的作用。第五,这可能是最为重要的,就是把容忍脏话视为人格怯懦而非内心强大。

  希望反网络秽语成为我国建设世界文明强国的新起点。

 

    (作者阎学通是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推荐内容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