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社会广角 >

被弃情妇 痛说北京前副市长刘志华好色风流

时间:2007-01-01 10:58来源: 作者: 点击:
 
             
      被弃情妇  痛说北京前副市长刘志华好色风流
 
        刘志华拥有多个情妇。为了让这些情妇为自已服务。刘志华竟然在北京长城边设立了一座豪华“行宫”,作为他贪财猎色的工具。然而,情妇之间矛盾重重。刘志华对她们也大多是“始乱终弃”,令她们颇有怨言。近日。记者辗转采访到刘志华一名相好多年的情妇.听她讲述了和刘志华交往的点点滴滴……
 
                       处心积虑。海归美女套牢政治明星
 
        我叫席琳,今年28岁,出生在上海一个中产商人家庭,2001年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毕业后,我加盟一家香港房地产公司驻北京分公司,任公关部经理。
         2002年9月的一天,老板说,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要来我们公司考察,让我陪同他接待,我一听,心里顿时无比兴奋,要知道,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他这么大的官呢。
        事前,为了防止在接待过程中出什么纰漏,老板向我介绍了刘志华的简单惰况:
        他不仅分管北京市建委、市国土资源局、房屋管理局、市规划委员会及体育、轨道交通建设等重要领域,是北京市住房制度改革领导小组组长,还分管2008年奥运会工程建设工作,成为北京市政商两界炙手可热的人物,被尊称为“明星市长”。
        听了这些介绍,我眼前不由浮现出一个高大的政治家形象。
        然而,见到刘志华的第一面,我不禁有些失望,他长得黑黑的,一点也不帅气。更令我反感的是,他一看到我就色迷迷地死盯着我,半天都不说话。直到老板让他上车,他才回过神来。
        晚上,老板设宴款待刘志华,特意把我安排和刘志华坐在一起。席间,刘志华旁若无人地对我问长问短,不住地夸我天生丽质,温柔大方。还说我气质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高贵。他的赞扬,让在场的人、包括老板对我刮目相看,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饭后,老板让我送刘志华上车。在车子启动前,他拉住我的手,说:“席小姐,你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女性,欢迎你有空到我们市政府‘指导工作’!”说着,把印有他电话的名片递给我。我有点不知所措:“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这晚,我失眠了,想到刘志华对我的巨大好感和某种暖昧的东西,我既兴奋又惶恐。
        第二天,老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席小姐,昨天的宴会,你表现得不错啊。”我说:“一般啊,我只是做做陪吃的工作。”老板说:“刘副市长是左右我们房产商命运的大人物,如果能得到他的关照,我们公司的前程将无限美好。看得出,刘副市长对你很有好感,你可要抓住机会,为公司的发展出把力哟。”我不置可否。老板于是拿出一个邀请函,是北京市建委招集全北京市各房地产商开一个联谊会,主持人竟是刘志华。老板说:“我最近非常忙,去不了,你就代表我出席吧!”说罢,他冲我暖昧地笑了笑,嘱咐我小心应对,如果我能让刘志华关照公司,他会把我的收入增加一倍。
        出了老板办公室,我心中五味杂陈。看来,老板是要借我来讨好如志华,想攀附这棵大树了,他希望刘志华看中我的年轻美貌。可是,作为一个未婚的女子,却要成为商业上的牺牲品,我又有些不甘。我有心拒绝老板,但此时,我的弟弟在英国留学,需要大笔开销,而我父亲的公司由于经营不善,出现大面积亏损,家里的经济陷入严重危机。如果我不能想办法扭转局面,那我们席家就无法在上海立足了。想到这些,我又对和刘志华的交往充满期待。
        忐忑不安中,我打电话向一位好朋友征询意见,她劝我说:“虽然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公司的公关部经理,可是,你面对着很多竞争对手,这样的处境难说好坏。而且,如果你不能为公司带来巨大的利益,别人为什么用你呢?刘志华虽然不是你真正的白马王子,可他能给你巨大的荣耀和数不清的金钱。也许他就是改变你命运的‘福星’。你可要抓住机会哟!”我顿时开窍了。
        几天后,我穿上新买的名牌服装参加联谊会,刘志华看到我来了,高兴得合不拢嘴,眸子里闪动着欲望。虽然围上来不少漂亮女人向他搭讪、献媚,可他的眼神始终在我身上。我感到机会来了,能攀上这位大权在握的副市长,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啊。于是,我决定放长线钓大鱼。
        通过几次交往和聊天,我看出刘志华果然是一个好色之徒.但我在刘志华面前却表现得生性高傲,不让他轻易得手,这样才能显出我的与众不同。在我的引诱下,刘志华开始魂不守舍,经常莫名其妙地给我打电话,说肉麻的话,还隔三差五约我出席各种宴会。文采一般的他甚至写一些奇怪的诗,在半夜发给我,我感到,他可能已经打心里爱上了我。
        我大方而体面地接受刘志华的邀请,对他适时地表露好感,但为了证明自己“爱情”的纯洁,我从不向刘志华提经济上的要求,在房地产投资的项目上也从不借助刘志华的政治力量谋利或寻求方便。甚至一起逛街购买价格高的商品时,我都是自己主动付钱,接受刘志华的礼物后,我也会回赠礼品。当然。这些我们老板都会给我“报销”的。当知道我是“真心爱他”后。刘志华激动地把我拥在怀里,为找到我这个善解人意的红粉知己而兴奋不已。
        2002年圣诞节这天,我和刘志华在“老北京”茶楼喝茶。我告诉刘志华:“我父母年事已高,下有一个弟弟还在英国读书,虽然自己留学还参加了工作,但赚的钱并不多。我这辈子最内疚的是没本事,不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说到动情处,我还掉下了眼泪。我的话引起了刘志华的共鸣,他上前搂住我的肩膀:“没想到你一个小女孩还这么孝顺,今后我会关照你的。”
        当晚,刘志华亲自开车把我带到一家五星级宾馆,我们这两个各怀心思的男女,终于同床共枕在一起了。缠绵后,刘志华拿出一万元给我,被我拒绝了。我说:“你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我是真心喜欢你!”
        有了第一次后,我们开始频繁交往。为了方便约会,刘志华还租了一套豪华公寓作为我们寻欢作乐的窝点。与刘志华同居后,他让我辞去工作专门在家伺候他,老板为公司的事请我帮忙时,都要登门带着重礼拜访我,看到昔日高高在上的老板居然低三下四地来求我,我心里感到十分惬意,觉得自己这步棋走对了。为了让刘志华按我的要求办事,我按照三级片里的招数,每天都把他服侍得飘飘欲仙。我的体贴和殷勤让刘志华心花怒放。
 
                      财色双收,情妇充当权钱交易“二传手”
 
        刘志华说,有了我,他深深体会到了从别的女人身上得不到的感觉:那就是成功男人妻妾共荣的成就感。虽然我一再表示跟随他是因为爱他,但刘志华也清楚,要维系我们的关系,他肯定是要给我一定回报的。
        但刘志华也有为难的时候,虽然贵为副市长,大权在握,但每月工资单上就那么几千元钱,哪有闲钱来补贴情人?这时,刘志华动起了我的心思。
        刘志华是具体负责城市管理、政法、民政、工商行政管理的副市长,每年在北京都有以亿为基数的项目投资建设,许多商人为了在这份大餐中分一杯羹,不借投以重金和美女来贿赂刘志华,在官场上,刘志华一直小心谨慎,不让别人抓住把柄,但有时拒绝别人多了,反而会为自己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怎么办呢刘志华开始认为:无论在官场还是商场,女人都是男人身边不可替代的关键角色,许多你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做的事,女人都可以帮你完成,他大言不惭地对我说:“其实,情妇也是人力资源,如果用科学的方法去管理,就可以将‘不良资产’变为优质资产。”他说:“你天天呆在家里也很闷,干脆你来帮我做事,帮我对付这些商人,我帮你办一座休闲场所,你利用自己的学识,帮我应付一下官场上的事情吧。”说着,把一个存有30万元人民币的存折交给我。我受宠若惊,答应他一定把休闲场所经营好。
        很快,刘志华以修建度假村的名义,在北京市郊怀柔宽沟建立了一座豪华的“行宫”。该“行宫”极其奢华,是拥有l50个房间的建筑,糅合了中国传统庭院布局和现代玻璃钢筋结构的不同风格,内部的装修按照五星级的标准执行,厚厚的地毯,镶着金边的沙发,高挂的人造宝石灯具,无不显示着其奢华。“行宫”实行全封闭式管理。里面装有大量监视器。而且划分了很多区域,十分严密。车辆进入都必须严格监控。“行宫”开张后,刘志华委任我担任总管,将“行宫”打造成其迎来送往的场所。 
“行宫”开张后,一旦单位有什么公费招待,刘志华就带着客人来到这里消费。随后,在刘志华的授意下,一些机关都到“行宫”消费,反正都是公款消费,拿它们来讨好刘副市长,正好一举两得。一时间,“行宫”天天爆满。这样,既不要自己花钱,又讨得情人的欢心。刘志华骄傲地对我说,这是他独创的“以商养情”的好办法。
        纸终究包不住火。渐渐地,我和刘志华的事传到了他老婆耳朵里,刘志华当着我的面,经常在电话里和她争吵。他的一些亲戚都劝刘志华珍惜自己的政治前途,千万不要因为女人毁了自己。他们的劝说令刘志华疏远了我。我无法容忍自己苦心经营的这棵大树从此远离。我放下“行宫”的生意,使出浑身解数,每目将刘志华服侍得乐不思归。面对我的风情万种,刘志华又改变了主意。
        一天,当我服侍完刘志华后,他拥着我,感慨地说:“能遇上你,真是我今生的造化啊!”我赶紧试探着说:“那你敢不敢和老婆离婚,然后跟我结婚?”刘志华的眉皱了一下,说:“我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闹离婚,假如我因此而丢官,你也一无所有了。其实,结不结婚就那么回事,你看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吗?”我自然也没指望刘志华会离婚,我只是以此为借口拴住刘志华。于是,我撒娇说:“不行,即使你不离婚,也要给我一个舒适的家,得让我配得上你这个大权在握的市长才行。”刘志华点头答应了,他以为,我想要的不过是钱罢了。
        而此时,我也开始抓紧机会实施自己的捞钱计划,因为我发现,刘志华的情人远不止我一个,我能否长期被他宠爱,还是个未知数。通过近一年相处,我渐渐知道了刘志华手中的权力有多么大,于是,我趁去香港游玩的机会,和香港的一家集团公司共同注册了一家名为天楼的房地产公司,我作为幕后股东,准备以这家公司为幌子,在北京圈钱。
  2004年5月,北京市为迎接奥运会,准备进行大规模的房屋改造工程,其中有一块位于黄金地段的地块招标。我知道机会来了,于是想方设法向刘志华推荐了天楼房地产公司。在招标过程中,天楼房地产公司根本没有做这个投标达2亿元的地块的实力,其提供的资信证明也有虚假的痕迹。然而,在我要求刘志华对天楼公司给予“关照”的情况下,刘志华欣然应允,很快,在刘志华的指示下,北京的一家政府部门和天楼房地产公司签订合同,合资成立一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接着,刘志华在外方资金没有到位的情况下,不仅以政府名义责成有关部门提供虚假验资报告,还挪用财政预算资金作担保,为天楼房地产公司贷款上千万元。事后,天楼房地产公司先后送给刘志华和我数十万元的贵重物品,这些物品,刘志华又悉数转给了我。在得到钱物后,我向刘志华又一次提出,要建一个我们共同的爱巢。刘志华只好找到一个正在求他批项目的香港外商,直截了当地希望对方能帮忙解决一套住房。一个星期后,这家公司在香港挑了一套豪华的独门独院的别墅,过户到我的名下。这套别墅也成了我和刘志华在香港行乐的“行宫”。为报答这家公司,刘志华为其揽到了北京一处房地产的开发权。
        就这样,在我的穿针引线下,刘志华和不少不法商人相互勾结,进行着大量权色、权钱交易,并乐在其中——短短几年工夫,他就受贿数百万元,享受着坐拥金钱和温柔的双重幸福。
         被刘志华包养后,我做了四次人工流产手术。这让刘志华极为感动,他已把我当作准夫人来看待了。一直以来,刘志华都想再要个儿子,只是考虑到身居要职才不敢恣意妄为。2005年1月,我又怀孕了。此时,北京市政府即将开始换届选举,刘志华看中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他做梦都想得到这顶乌纱帽。如果此时我借怀孕来要挟刘志华,他将面临不堪设想的后果。于是,他对我好言相劝,许诺如果当上了常务副市长,一定设法离婚和我在一起。我知道刘志华这是在敷衍我,不过这一次我正好以此为借口控制住刘志华。我对刘志华说:“除非你把受贿得到的钱放在我手里,我才答应你去做流产。”刘志华一心想当上常务副市长,对我的请求有求必应。于是,他甩给我100万元,想以此封住我的嘴。
                      恶报来临,她设计套进明星市长
 
        然而,世事难料。最终,刘志华常务副市长的梦想落空了。而此时,第五次流产的我却在手术时发生感染,被诊断为将终身不育。我悲痛难忍,把所有的怨气都撤在刘志华身上。而此时的刘志华也因没有当选常务副市长而郁闷,我们第一次不欢而散。
        由于我患上了妇科病,性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刘志华无法从我身上获取愉悦,时间一长,他又耐不住寂寞,四处“偷嘴”。这时的北京,因为要迎接奥运,正在大规模进行城市改造,大批房地产开发商蜂拥而至,而他们攻关的主要目标就是刘志华。于是金钱和美色大肆拥入刘志华的怀抱。一个个新鲜情人投怀送抱,很快让刘志华冷落了我。刘志华开始有意回避我。就在我无计可施时,刘志华竟然收回了我“行宫”总管的职务,交由他的新宠范爱萍管理。我伤心而失望地感到,刘志华决意要抛弃我了。
        自从刘志华很少来看望我之后,我感觉到了刘志华对我态度的变化。但我没有责怪刘志华,作为一个优秀男人,他是没办法只对一个女人钟情的。此时,我想得最多的是如何利用他的权力和地位为自己捞到更多的钱。这个机会,在我的盼望中,终于等来了。
        2005年10月,北京市奥林匹克公园附近,一块长500多米、宽l00米左右的地块被纳入招标的项目,北京市土地储备中心信息显示,招标底价为9.91亿元,包括地价和地上建筑价值。这是一块极其诱人的“肥肉”。很多大型的房地产商开始聚集力量,准备投标。我获知消息后,得知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利用刘志华来获取钱财的机会,如果能取得这块地标,我将跨入亿万富翁的行列,于是,我不顾身体有恙,马上赶回香港,联合另外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和天楼房地产公司组成联合体,积极准备投标。
        就在这时,我获知刘志华在我之后,又包养了10多名情妇,他还把这些情妇放在长城边的“行宫”里帮他赚钱。刘志华的一系列举动,让我看到了他对我的决然。但我又有求于他,只好放下面子去求范爱萍,愿意屈居在她之后,共享刘志华,但范爱萍没有理会我,还把我推到镜子前,让我看自己眼眉的皱纹和腰腹部的赘肉。范爱萍说:“你的美丽与青春都完结了,你有什么资本与我抢刘志华。而且你现在的形象,已经不适合做别人的情妇了。”说完,决绝地将我扫地出门。
        让我悲哀的还不止这些,就在我煞费苦心想夺得这个高达亿万元的标的时,最后又惨败给了范爱萍。原来,范爱萍是北京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股东,她靠上刘志华的目的,也是想利用他手中的权力获利,这次,她的算盘打得很准,最终,范爱萍代表的公司以17.6亿元人民币将该项目收入囊中。据权威人士分析,这块土地因为和奥运会有关系,工程建设完成后,就可以稳赚20亿元人民币!简直就是“巧取豪夺”,在北京轰动一时。
        这场招标幕后进行的交易,我再清楚不过了。同时,我也痛心疾首,自己费尽心机走近刘志华,本想从中渔利,却最终被他抛弃。想到自己这几年在刘志华身上的付出,我不由悲从心来,心想,再跟他下去是不会有前途了,该离开他了。
  2006年4月中旬的一天,我告诉刘志华我父亲病重,要回上海,可能要长时间离开他了。刘志华并未挽留我,只是给我一个10万元的存折,算作分手费,要我为他的事保
密。我提醒他在官场上小心谨慎,在对待情妇的问题上,不要给她们太多伤害。刘志华对我的话无动于衷,我无比失望地离开了。
        在我离开北京后,仍偶尔和刘志华“行宫”里一些要好的姐妹保持联系。她们告诉我,有一个叫张怡可的女孩因为献身给刘志华却牟利不成,反被她的老板雇请黑社会敲诈了50万元,她因此非常痛恨刘志华,想报复他。我有心打电话提醒刘志华,但一想到他对我的绝情,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2006年5月的一天,我听说刘志华要去香港出差,行前,张怡可纠缠着要陪同他前往。在香港一家高级酒店里,刘志华和张怡可疯狂地做爱,而在同时,张怡可找帮手将刘志华和她的性爱录像以及谈话录音全部悄悄地录了下来。
        后来,张怡可把这盘和刘志华的长达60分钟的性爱录像寄给了北京相关部门。接报后,中央领导非常震怒,责成中纪委、监察部火速查办了刘志华。2006年6月l0日,刘志华被中纪委双规,随后对其正式立案调查。在刘志华落马后,北京一批房地产老板开始被逮捕接受审查,一直喧嚣热闹的北京房地产界,陡然变得死寂一片。
        如今,曾经由我大力经营的供刘志华行乐和搞权色交易的“行宫”已经被查封,里面的他的情妇和同伙已经受到隔离调查,有的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而我因为先行一步,且没留下什么明显的犯罪证据,暂时无事。但是,想到刘志华的覆灭以及做情妇的屈辱日子,我心中立刻充满无限懊悔。我衷心希望天下的女孩们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堂堂正正做人,用自己的勤奋和智慧打造属于自己的真正幸福……
 
        (文中人物除刘志华外,均为化名)
        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刊编辑未能采访到刘志华本人。因此.本刊无法证实席琳的讲述是否完全属实。但本刊编辑在查证过程中,基本弄清了刘志华包养情妇。私设“行官”。大搞权钱、权色交易等贪污腐败的事实,由此,我们感到,中央有关部门对刘志华迅速果断地作出严肃处理.充分体现了党和国家严惩贪腐的坚强决心。我们希望,那些依靠刘志华牟取利益的不法之徒也能早日受到法律的制裁。
 
    摘自湖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前卫》杂志、《知音文摘》杂志  文/艾琼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