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社会广角 >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时间:2007-01-19 02:42来源: 作者: 点击:

 

 

                         中国反击“东突""十七年
   
                           “东伊运""揭秘
                              --熟练使用轻重武器 山地作战凶猛
 
        1997年,“东突”恐怖组织头目艾山·买合苏木叛逃出国,在境外成立了“东突伊斯兰运动”(即“东伊运”),并在阿富汗建立了恐怖分子训练基地,培训恐怖分子。
        “东突”恐怖组织成员木塔里甫·哈斯木2003年在《焦点访谈》节目中称.据其测算(经艾山·买合苏木培训的人)可能有500人,他本人是1999年6月回国的,那以后又增加了多少他不清楚。在阿富汗有许多新疆籍的年轻人参加了在阿富汗塔利班的战斗和车臣的战争,也有一些人战死,这些人都和艾山·买合苏木有联系。
        “东伊运”是目前“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2002年,联合国宣布“东伊运”为国际恐怖组织。
        2002年1月21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东突”恐怖势力难脱罪责》的长篇文章称,一些“东突”组织公开宣扬要通过恐怖暴力手段达到分裂目的。他们编印的小册子《我们的独立是否有希望》毫不掩饰地宣称要不惜代价在幼儿园、医院、学校等场所制造恐怖气氛。
       据对部分在塔吉克斯坦活动的“东突”分子的描述,在阿富汗受过正规训练的“东突”分子不少能熟练使用各种轻重型武器,他们山地作战能力强,不少人频繁越界滋事,令各国的边防驻军很头疼。
        2005年秋,公安部反恐局副局长赵永琛曾表示,在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中,“东突”恐怖主义势力仍是中国面临的主要恐怖主义威胁。
       截至2003年,在境内外的“东突”组织有50余个
 
1990:第一起恐怖事件
        “巴仁乡暴乱”是新疆解放40年来最为严重的一场武装暴乱,是进入1990年代后发生在新疆的第一起恐怖事件。它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开始。此后,大规模的暴力恐怖活动在1990年代的新疆相继发生。
        一辈子生活在巴仁乡的依敏·玉买尔老人,是巴仁乡暴乱事件的见证人。l 990年春天,老人觉察到村子里有一种与以往不同的气氛。
        有一些人在村民当中串连,强迫信奉伊斯兰教的教民捐钱,并且要求每人“抱经宣誓”,参加一个“党”。参加他们“党”的人,每人至少交50元,其中20元是活动经费,20元购买白球鞋,10元购买刀子。谁不做,这些人就用刀子进行威胁。
        3月底,巴仁乡土尔村清真寺院内竟然架起高音喇叭,宣传圣战。他们说“穆罕默德同异教徒打过仗,我们也不得不打仗,每天做五次‘乃玛孜’不解决问题,要打仗”。
        操纵这一切的是一个叫则丁·玉素甫的人。1980年代末,则丁·玉素甫到喀什学经,回到巴仁乡后.组建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
        这些异常现象引起了阿克陶县委、县政府的注意。当发现公安机关开始调查时,则丁·玉素甫决定提前暴动。4月4日下午,切克村清真寺聚集了200多人。当天下午6时30分,聚事者开始围攻乡政府。
        因为无法对事件的性质做出判断和怕伤及信教的民族群众,所有现场武警都执行着不开枪的命令,尽管已经有多名武警战士被打死,5名武警战士被抓做人质。直到4时10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接到中央批示,事件性质为武装暴乱。武警和公安人员开始还击。则丁·玉素甫被击毙。
        1990年当分裂与恐怖势力初起的时候,表现形式是狂热的宗教情绪,一些不明就里的信教群众被恐怖分子利用,宗教与非法宗教的界线难以划分,正常的宗教活动与恐怖活动也难甄别。面对恐怖主义,新疆最初采取的是谨慎的态度,新疆恐怖组织的定性是l0年之后。
   
1991: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
        1992年2月5日,大年初二,这个从来都是喜庆的节日变成了一个哀伤的节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公共汽车、影剧院、住宅楼里被安放了四颗定时炸弹。2路公共汽车的爆炸异常惨烈。
        7个多月后爆炸案告破,这是一个叫做“东突厥伊斯兰改革党”的暴力组织所为。1991年2月28日,这个组织成员首先在库车县客运站录像厅制造了新疆第一起恐怖爆炸案件,造成无辜群众死l人,伤13人。小试成功后,他们便将目标锁定乌鲁木齐,然后进行了一年多的筹划和准备。在乌鲁木齐爆炸案之后,他们又一口气在新疆境内针对无辜公众制造了l5起爆炸案。
        为筹集经费,l991年11月13日,这个组织曾在沙雅县制造了解放以来全国最大的一起银行运钞车抢劫案,劫走农行棉花款50万元。然后悄悄转移到了1000多公里外的喀什叶城县的一所不起眼的院落里,在这个院子里他们建立了新疆第一个恐怖训练基地,先后培训了3期数十名恐怖分子。
   
1993:新疆系列爆炸案
        乌鲁木齐爆炸案的侦办让“东突厥斯坦伊斯兰改革党突击队”遭受了打击,但是漏网分子迅速潜入了新疆各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选择的是南疆重镇喀什。
        1993年6月17日,位于喀什市中心的喀什地区农机公司办公楼发生爆炸,两名无辜群众身亡,另有1人重伤、7人轻伤。自治区领导和新疆警方奔赴喀什.但是,暗杀公安民警、爱国宗教人士等一系列爆炸和暗杀案件,几乎就是在工作组的眼皮底下发生。
        这一年的l O月,散处于新疆巴音郭楞州、阿克苏地区、和田地区、喀什地区、吐鲁番地区、塔城地区等地的l7名暴力恐怖分子,被一个叫艾尔肯·阿不拉的和一个叫阿不都·米吉提的重新纠集起来,成立了一个新的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
        这个恐怖组织成立后,并没有立即活动,而是秘密发展成员,扩大组织,在全疆各地建立分支机构,建立训练基地,培训恐怖分子,并派遣成员通过抢劫、盗窃等方式筹集经费。
        当“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成势后.新疆再一次遭遇l996、1997年的暴力恐怖高峰。
 
1996—1997:“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
        22名恐怖分子怀里揣着暴力恐怖计划和暗杀名单千里奔赴各地,计划在斋月的第17天暗杀24名新疆党政干部和宗教人士,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
        1996年5月12日6点30分,70多岁的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前往艾提尕尔清真寺主持太阳出来前的第一次祷告。但是这一天与所有的日子都不同,闪亮的匕首在前面等着他。阿荣汉·阿吉和他的儿子被救了过来。身中20多刀没有死去,几乎是一个奇迹。在抓获刺杀者进行审讯时,刺杀者说出了当时的矛盾心理:既要完成任务,又因为对宗教领袖阿荣汉·阿吉的敬畏而无法下手。新疆凡是信奉伊斯兰教的穆斯林,都知道艾提尕尔清真寺和阿荣汉意味着什么。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国最大的清真寺,具有550年的历史。它是中国伊斯兰文化的中心,主持清真寺的阿吉也被认为是最有学问最能领会宗教教义最德高望重的人。
        伊斯兰反对党将这一系列暗杀活动称作“断桥”、“赶汉”,他们将反对其分裂图谋的宗教人士都划为谋杀的范围,借此斩断汉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血肉联系。幸运的是,新疆警方很快就找到了破获该行动的线索,斩断黑名单的暗杀行动。
   
“东突”的四个中心、两个通道
        据《新疆反恐十年成果展览》资料统计,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东突”分裂势力在新疆实施暴力恐怖案件250多起,造成600多人伤亡。在本世纪初中国建立地区性反恐机制之前,中国曾独立抗击恐怖主义近l0年。2001年9月11日,当纽约世贸中心轰然倒塌之时,中国境内基本上已无“东突”势力有组织的活动了。
        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002年一份名为《“东突”恐怖势力罪责难逃》的文件显示,中国境内外的“东突”分裂组织有50多个,40多个主要在境外活动。反恐专家李伟告诉记者,经过这些年的发展,这些组织基本形成了4个活动中心:中亚、土耳其、美国与德国。
        中亚的东突组织大约有ll个,其中有4个直接从事暴力恐怖活动;有约20个在土耳其活动,其中3个训练恐怖分子,组织武装,向中国境内偷运武器;还有3个在巴基斯坦、阿富汗交界处的山区活动,分别从事策反和接应外逃人员,偷运武器.进行政治、宗教渗透;而“东突”的政治组织主要集中在德国。
        进行暴力恐怖活动的组织,其训练营地目前主要集中在中亚和巴基斯坦、阿富汗边界地区。巴阿边界一向是国际恐降主义的老巢,过去就曾有大批“东突”人员在这里接受培训,今天,它的这一功能毫无退化。而此次被新疆公安机关捣毁的恐怖分子训练基地位于帕米尔高原山区,正靠近中国西部与中亚国家接壤的边境。
 
        综合:央视《焦点访谈》、《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世界新闻报》、《环球时报》
文/史哲 郭力 黄鸣 陈蓝 肖木 徐芳 李罡 杨光 石华 李宏伟
 
 
 
        深度报道:空投数百特警进大山 地毯式搜捕遇冷枪 激战摧毁训练营    新疆反恐实战重创“东突""新疆警方2007年1月5日摧毁山区恐怖分子训练营战地纪实
 
        “击毙恐怖分子18名,捕获l7名。""2007年1月8目.新疆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巴燕介绍了新疆公安机关在今年l月5日对“东突”恐怖分子的打击行动。行动中。新疆公安机关在新疆南部帕米尔高原山区摧毁了一个恐怖分子训练基地。
        “从公开的资料看,这是历年对‘东突’组织的打击行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中心主任李伟告诉记者。
        从1990年“东突”恐怖势力在新疆发动“巴仁乡暴乱”起.中国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已经走过17年历程.
        其间。新疆挺过10年恐怖事件高发期,中国加大打击力度。境内“东突”恐怖势力近乎绝迹:而在“东突”势力与国际恐怖势力同流合污之时.中国大力构建国际反恐网络。不过,“东突”显然没有放弃对中国进行渗透的努力,在李伟看来。这一次也许可以看作“东突”准备重返中国境内的一个信号。l月9日。记者就此采访公安部,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也表示,中国“正严密关注事态的进展”。
        爆炸、暗杀、袭击、绑架与劫持人质等恐怖分子通常的手段,新疆的恐怖分子几乎都用到了。在1990年至2D00年的十年间.据不完全统计。恐怖分子们共在新疆境内至少制造了200余起恐怖暴力事件。造成166人丧生,400多人受伤。
 
                      新疆击毙l8名恐怖分子
   摧毁一“东突”组织训练基地,捕获17人。少数在逃,警方--死--伤
 
        据新华社乌鲁木齐2007年1月8日电。近日,新疆公安机关在新疆南部帕米尔高原山区摧毁一个恐怖分子训练基地。一名公安民警在搜捕战斗中牺牲,一名民警受伤。
         据新疆公安机关侦查掌握,被联合国2002年9月11日公布的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派遣骨干分子入境,纠集一伙暴力恐怖分子潜入中国帕米尔高原山区,建立恐怖活动训练营地,进行恐怖训练活动。
        据悉,这次被捣毁的恐怖活动训练营地,隐藏在帕米尔高原东部,塔里木盆地西部边缘,位于距喀什l00多公里处的一个河谷地带。该地区海拔2000米左右,地形非常隐蔽,荒无人烟。该地区与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接壤,国境线长达数百公里。因为干旱缺水等原因,该地区大部分尚未开发,为戈壁荒地。目前,这里温度很低,夜间一般都在零下300C至零下20C之间。在这样的气温条件下,逃窜的恐怖分子不会跑远,有可能躲进了事先挖好的山洞里。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1月5日,数百名我公安干警,被飞机空投到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境内帕米尔高原的大山深处,对恐怖分子的潜伏地区进行了地毯式搜捕。参加这次搜捕行动的,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防暴特种警察,以及新疆南疆武装警察部队的干警。
        由于这里山丘众多,地势不平,导致搜捕行动较为困难。再加上恐怖分子隐藏在事先挖掘好的山洞中,使得在这一地区,即便是飞机低空飞行,也很难发现地面行人或恐怖分子藏匿的处所。警员们只好一步步地收紧战线,逐渐往恐怖分子可能的藏身地点逼近。
        就在公安干警竭力搜捕时,隐藏在一个山洼拐角处山洞内的恐怖分子,向干警们放出冷枪,我公安干警予以猛烈回击。击毙恐怖分子l8名,捕获l7名,缴获自制手露22枚,半成品手雷1500多枚。目前,仍有少数恐怖分子逃窜,公安部门正在全力追捕。
 
             恐怖训练营不是藏在地下  就是躲在深山
 
        “这次打击恐怖分子的成绩是非常突出的。”一位常年在新疆从事打击“东突”恐怖活动的警官告诉记者,20多年来,他们捣毁了一些“东突”分子的恐怖活动训练营,但击毙和逮捕恐怖分子数量从来没有这次多。这次执行任务的主要是我特警和防暴警察,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打击恐怖活动干脆有力。这次被击毙的恐怖分子中,就有我公安机关长期跟踪的重点人员。
        另一位常年反恐的干警告诉记者,他们以前捣毁的“东突”恐怖训练营一般都建在戈壁沙漠深处,也有的建在公路边。这位干警说,有时他们开车追捕“东突”恐怖分子时,追着追着发现没有人影了。原来,恐怖分子躲进了早就挖好的路边地道,地道入口很隐蔽,不容易发现。该干警说,他去的一个隐藏在地下的训练营,里面有不少房间,装修得非常豪华,墙上贴着瓷砖,有电灯、电话、通风设备,还储藏着食品、水,有的还有跑步机等,可以说一应俱全。该警宫告诉记者,在训练营里进行训练的,一股都是宗教极端分子,这些人没什么文化,容易受到煽动,都是亡食之徒;还有一些有钱或稍有文化的人躲在幕后指挥或为其提供资助。
        这位警官告诉记者,大约10年前是他们办案的高峰,但近些年的情况好多了。去年有一些恐怖分子又想寻机作案,但遭到沉重打击。他认为,把这些恐怖分子彻底打掉,只是时间问题。
 
                    实地探访围捕“东突""的参战警官
 
        记者是1月9日夜里23时到达南疆重镇喀什的,第二天一大早就驱车直奔打击“东突”行动的事发地——阿克陶县的库斯拉甫乡一带。没想到的是,330多公里的路程,捷达车l0个小时居然都没有跑到。司机陈师傅在颠簸荒凉的山间土路上连连抱怨:这些“东突”分子也真是煞费苦心,找这么个地方,谁能到这里来!
        我们的车逆着叶尔羌河的流向开进帕米尔高原,而这次捣毁的“东突”恐怖训练营地就在昆仑山区里叶尔羌河上游流经的某个荒谷里,那里与外界完全隔绝。西方有人称这些“东突”分子有可能是“开矿者”和“走私武器者”,实在太可笑了。开矿山首先要修路,没有路矿石怎么往外运?武装走私同样不可能,被捣毁的训练营离国境线较远,既没路,手机也不能打,如何走私?
        说话问,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横着的木栏杆,有人了,是个卡子。几个维族群众检查了我们的身份证,向从路边矮帐篷里走出来的一名警察征询了一下意见,放我们过去了。随后,这样的卡子我们陆续又遇到了两个,最后一个是晚上21时之后在阿热塔什乡,警察得知我是来采访的记者,表示非常欢迎,不过他劝我们:“天太黑了,到阿克陶县库斯拉甫的路虽然只有23公里了,但非常难走,晚上就在这里住下吧,明天中午有同志执行任务经过这里,到时候一起走。”几个维族老乡热情地把我们领到了乡里一户人家的私人加油站,这是前后七八十公里内惟一的一个加油站。问起捣毁“东突”训练营的事,维族老乡米沙那尔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坏人,这里没有,那边有,他们跑过来,我们抓。”他说的那边,正是恐怖训练营所在的南边。警察告诉我们,他们1月4日就开始设卡,1月5日下午,捣毁行动开始。
        事实证明,这样的卡子在抓捕恐怖分子的行动中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阿尔塔什乡的一个卡子前几天就抓住了一名从训练营地里逃出来的恐怖分子。蹲守的警察告诉记者,那家伙一手抓一把杏干、一手抓一把沙枣,愣是在荒山里走了5天,逃到这里后被警惕性很高的维族协防青年给逮住了。记者在这个卡子看到:搭在旁边的简陋帐篷露着一个很大的洞,零下十几度的冬夜寒风直往里灌,帐篷里就靠一个炉子在烧水取暖。一个警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环绕着“东突”恐怖训练营地,所有大大小小人能走的路都设了这样的卡子,而且有好多层,从营地四散外逃的恐怖分子几乎都没能跑出这张天罗地网。
 
   
听当地警官讲述反恐行动
         一位在南疆从事反恐工作多年的资深警官告诉记者,在新疆,和“东突”的斗争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大大小小的反恐案子陆续办了不少,恐怖训练营也时有捣毁,但规模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据这位警官介绍,整个恐怖训练营地共有3个点,1月5日下午突袭的是第三个点;在那之前,另外两个点已经被捣毁了,只是东西在,人已经没了;而在第三个点上一下子围住了几十个恐怖分子,交火的结果是恐怖分子一触即溃----和国家强大的反恐力量较量,他们还不是对手。警官告诉记者,这个营地主要是体能训练和教简单武器的使用,恐怖分子有部分手枪和自制的手雷,他们还发了比较统一的服装,典型的是黑色毛线帽和黑裤子,一些“东突”教官曾在阿富汗等地的恐怖节组织基地接受过训练。
        库斯拉甫乡人家很少,但前几天行动高峰的时候,这里驻有公安等反恐人员超过千人,光是丰田越野车就来了三四十辆,人大部分都住在临时搭起的军用帐篷里,晚上还是非常冷的。围剿的恐怖营地距离乡里还有几十公里,路况坏得根本没法开车,执行任务的队伍是步行前往的。
   
西方媒体无理指责我反恐
        这次在中国境内为数不多的反恐行动公布以来,连续好几天西方媒体兴趣不减,但它们的报道往往带着偏见和不公正。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加州太平洋盆地研究所的“新疆问题专家”格莱德尼宣称恐怖分子有可能是“矿工”或“武装走私者”。他还说:“我希望看到能证明那是一个武装营地的更有力的证据,而不仅是模糊不清的录像和对嫌犯的逼供。”美联社、法新社还都把“东突”分子热比娅抬出来,借她的口批评中国,说什么“东伊运”早已不存在了,嚷嚷着要中国政府“拿出‘东伊运’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证据来”。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对“东伊运”是恐怖组织的定性不仅被美国承认,而且也被联合国承认。“东伊运”从事过的恐怖活动是铁证如山,不容置疑的。针对有西方媒体说,“东突”还没从事恐怖活动就捣毁它是不对的,李伟说,英国不也是在恐怖行动还没进行的时候,就抓捕恐怖分子的吗?难道要等到他们把炸弹投到我们的市场上,投到群众身上,造成血淋淋的事实才采取行动,这不是拿人民的生命当儿戏吗?这就是反恐双重标准的最典型的体现。  
 
                           文/程刚  段聪聪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