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社会广角 >

最高机密--谁举报的厦门远华案?

时间:2006-12-22 11:30来源: 作者: 点击:
 
               最高机密--谁举报的厦门远华案?
   
        震惊国人的厦门远华走私案案犯杀的杀,关的关,案情的大部已浮现于世。但这个案件是怎么暴露的,那个神秘的举报人是谁?出于什么动机?一直是个谜。
   
震惊中央的举报信
        厦门远华集团董事长赖昌星,在1998年下半年全国打私工作会议以后,接受厦门海关关长杨前线的建议,开始大规模地销毁走私证据。他的远华集团营运便迟滞起来。
        1999年春节后,北京有人告知赖昌星:有人向中央递送了举报“远华”走私的材料。赖昌星非常恼怒,他清楚,是那个与他叫板的人要置他于死地。
        但赖昌星决不是个能被举报信吓趴下来的人物。他在集团核心层的会议上迅速部署了应对之策。他准备携5000万元巨款进京摆平举报信风波。
        远华并未停下来等待命运的宰割。
        署名为“一群申张正义的人”的举报信于l999年春节后寄到了中南海,抬头是“致:江泽民总书记、朱镕基总理”。举报信称“走私金额高达500亿元人民币以上”。正是这封举报信,搅起了影响1999年中国民众视听变化的巨大风潮。
   
举报人是谁
        这封举报信应该是最高机密,确实起了掀起滔天巨浪的作用。中央工作组在破案初期,侦查的最初线索就是来源于这封举报信。然而,举报人究竟是谁?街头巷尾只有传说,却无人证实,但工作组高层肯定掌握。其实,中央专案组在侦查过程中已发现,举报信的作者在举报信寄出以后,曾与厦门海关某干部交心:“我把赖胖子告了,还有你们杨头(杨前线),这下让他们都完蛋。”某干部也是被赖收买的一员,他当然将情况分别向杨前线和赖昌星作了通报。
        应该说,举报信一出笼就无秘密可言,赖昌星也早知道是谁举报了他。举报人也在江湖上混迹多年,据说还是个军长的儿子,他咽不下这口气,赖昌星狂,他比赖还狂。他想象赖知道是他举报,肯定自乱阵脚。堡垒往往从内部攻破,赖肯定要屈服于他,对他开出的价钱照单全付。
        没想到赖根本不买账,他暴跳如雷,大骂此人不是东西,且摆出一副到底鹿死谁手的架式。
        据说有人曾劝赖昌星,说他这辈子有三件事不能赌,一是女人,二是赌博,三是举报信这事。但赖胖子不当一回事,他气得咬牙切齿,说就是把钱扔了烧了也决不给那个王八蛋。就这么势不两立,彼此扔给对方的都是一副白手套。
        这封举报信确是举报人的精心力作。举报信是否有目的地散落民间也未可知。然而,随举报信附了60余页的证据材料。
        当然举报信酝酿成文时,恐非一人。据分析,署名“一群申张正义的人”并非言过其实。“一群人”到底几多?不得其解。举报人慷慨陈词,说他们是想借政府之力,将赖昌星的远华走私集团一举击溃。
   
内讧毁了赖昌星
        当“4·20”专案组入驻厦门,开始严查远华集团走私、腐败案以后,厦门就有私下议论:要不是远华集团的朱某某与赖昌星反目成仇,向中央举报,走私内幕也许永远是个秘密。这种说法只反映了事件偶然性的一面。
        其实到了l998年,全国的大势是走私已给国民经济的发展造成重大损失。
        专案组成员日后与厦门本地普通百姓闲聊时听到他们抱怨:“远华”走私,这可是公开的秘密。早点查就好了,不至于牵涉那么多人哇!
        确实,当时厦门岛海上船来船往,陆上车流滚滚;客商云集,熙熙攘攘皆为利来。赖昌星集团以控制“通关”渠道,继而控制驾驭厦门岛上整个地区的走私活动,这在全国也是罕见的典型现象。尤其是远华集团高层负责操作走私的骨干成员们,在腐蚀他人的同时,自己的腐化程度更甚。可谓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玩弄女人陷进欲海、竟夜豪赌迷于刺激。而这一切全得金钱铺底。久而久之,集团内部为利益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的现象日趋严重。有的走私骨干背着赖昌星轻车熟路自己搞几票走私,也变得习以为常。所以,随着走私暴利的膨胀,赖昌星内部的离心倾向,赖的集团与为他控制的走私团伙之间的利益冲突日益尖锐。
        1998年7月开始,中央加大打击走私力度,这种高压态势有增无减。加上赖昌星集团内、外的矛盾冲突日趋激烈化的倾向,两者已构成远华走私腐败现象迟早要被揭露的必然性。
   
厦门的“青红帮”
        赖昌星能够将他的走私“事业”推向顶峰,靠了一张金钱织成的关系网。他纵情享用着网内为他收买的政府官员手中的权力资源。
        赖昌星的远华集团发展下去是否会成为解放前上海滩上的青红帮?敏于观察者曾提出过这个疑问。
        思考的起点,是因为远华已用他的势力触角把权力高层顶开了不少缝隙。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就是关系网内的重要人物之一。他为赖多次放私、护私,并且与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的负责人,将大量赴港单程证提供给赖昌星,供赖行贿。
        姬胜德,某部的情报部长,曾将远华公司挂靠为部里企业,为赖走私提供强力后盾,也曾多次出面为赖放私,并利用情报便利为赖提供重要信息。
        这是两个已落入法网,公诸罪行于报端的重要人物。遥想赖昌星走私“事业”风光之时,曾借用了这两个人物多少权力便利。如此高层权力执掌者竟会被赖昌星玩于掌上,普通老百姓想象力再丰富也会对此事实目瞪口呆!
        赖昌星的走私骨干队伍中有一员干将叫毕榕鹭。当专案人员要他说清楚在远华走私过程中自己的作用肘,他摊牌了:“我的身份你们不清楚,有些事我不能随便说的!”“那你有什么情况不能向中央工作组言明的呢?”“那牵涉到国家安全!”原来,他有一张某公安厅安全局人员的证件,他以这个身份要挟办案人员。这是一出闹剧,却令人深思。走私不构成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赖昌星在北京设有联络站,驻有联络员。而将联络处主任的头衔送给网内某人物的妻子。这是个闲职,发工资总比直接送钱要冠冕堂皇。而且就当事人来说,有个工作岗位,拿起钱来也心安理得。不过,商人的投资总是讲究回报的,赖昌星的投资取得的总是高额回报。“一群申张正义的人”的举报信到了北京,赖除了从厦门的渠道掌握事态发展的信息外,也启用了北京的信息网络。所以,举报信在北京的走向、引起的反应,赖均了解得一清二楚。
        1999年4月20日,中央有关领导在中纪委和海关总署的上报材料上批示,下令严查远华走私案。赖昌星居然比专案组负责人早6天知晓批示的内容,他的对应之策便是采取了“走人”(走私骨干外出避风)和再次扫荡式的销毁走私证据的措施,对留下的走私活动参与者还逐个做好工作。
        赖昌星热衷于“形象工程”,1997年9月8日,88层的远华大厦举行奠基典礼,他邀请北京一家名声挺响的歌舞团前来助兴,许多著名歌星、舞星荟萃,演出“阵容”庞大。歌舞团在厦门人民大会堂连续汇演三天,还临时自编自演节目,为远华唱尽赞歌,为出巨资邀他们过来的赖老板歌功颂德。有位豪情万丈的著名女歌唱家至今不理解中央为什么要查远华公司。
        来而不往非礼也。毛泽东评点二十四史影印本一共印了9套,每套l67本。据说江泽民总书记访美期间送了一套给他的老师以后,这套书价值上涨到6万元以上。而能得到这一套书的决非凡人。赖昌星在北京竟然得到某人物馈赠的这一套影印本。此书于赖何用?赖的文化底蕴也消受不了这套书提供的文化营养。因此,赖昌星又慷慨转赠给了厦门海关原副关长接培勇。接培勇接受庭审时,这套书又成了他接受赖昌星贿赂的铁证。
        一套影印本的回赠,赖昌星不足挂齿。最有价值的回报,当是权力利用的回报。这一切的回报,只有赖昌星心中最有数。于赖昌星称作回报的东西,在回报人那里应正名为“出售权力”。就这一点上,来观察远华的作为,怕是已经有点青红帮的味道了。
   
                                综合摘自《海风》《特别关注》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6)
75%
踩一下
(2)
25%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