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话题 > 全球视野 >

韩国男人个个嫖妓?

时间:2007-01-14 11:23来源: 作者: 点击:
 
                     韩国男人个个嫖妓?
 
        在韩国,妇女家庭部作为政府的一个部门,很少在媒体上发声,2006年底,却闹出个大动静。她们拿出三百多万韩元奖金悬赏,如果有成年男人肯以小组的名义承诺,在迎新年酒会后不嫖妓,小组就可以得到一笔奖金以补助酒资。
  
曾经“嫖向世界”
        韩国妇女部之所以公开奖励“不嫖妓”,是因为她们手里有一份调查数据,说有94%的嫖妓行为都是发生在酒后。酒壮衰人胆,这话到哪儿都适用。
        当然,黄部长一直跟笔者说他是本分人,喝了酒没有奖金也不会去嫖,可他平时讲起同事的“嫖事”来却津津乐道,由此我也不免怀疑他。但我并不建议大家因此就格外鄙夷韩国男人,因为单纯地问男人是否喜欢嫖,这问题没法回答。如果加上一些前提条件,比如资金上很充裕、风险很低,包括不被警察抓也不易沾染性病,这时候你再问男人是不是喜欢,我估计,各个国家男人们的回答都是差不多的。
        韩国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起飞,曾有一段时间,韩国男人以“嫖妓旅行团”著称于世。他们的构成,以大公司资深职员和中小企业业主及高层管理人员为主,像笔者的学生黄部长这样的,正处于当打之年,已不满足于只在国内嫖,要像韩国企业一样,向海外进军。
        韩国妇女们虽不至于像日本女性一样,在丈夫出去旅行时往行李箱里放安全套,但众多韩国家庭主妇对丈夫的嫖妓行为假装不知道,那也是不得不做出的一种无奈的集体选择。
   
保住国家面子要紧
        1997年韩国经济危机之后,韩国男人钱包瘪了,老实一些了。特别是卢武铉政府上台后,开始大力扫黄,情势变化更大。原来在首尔龙山、清凉里等地,有公开的红灯区,妓女在橱窗里展示肉体,可与阿姆斯特丹一争高下。卢总统对此深恶痛绝,在2004年力挺通过了《性买卖特别法》,取消红灯区,严令妓女从良,国家每人每月给50万韩元补助费。但妓女们说,50万只相当于她们l天的收入,因此她们还曾集体到国会门前静坐示威,这在全世界也是少见的景象。
        在韩国,性交易曾是一项大产业。韩国刑事政策研究院2003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韩国每年用于嫖娼的资金高达24万亿韩元(约合200亿美元),在GDP中的分量已超越了水、电、煤气业,与农林、渔业旗鼓相当。这样一个隐形的产业,带动着韩国社会庞大的资金运转。
        政府扫黄,一些人士在担心,经济恢复会受到影响。而且,妓女们离开了红灯区,真正从良的并不多,大部分转入了地下,进驻酒店、酒吧、电话应召公司。而韩国警察若以扫黄为由对私宅及酒店房间破门而入,那是不允许的。但是卢总统说,即使是这样也没关系,至少保住了国家的面子。
      
密云不雨
        妇女部奖励“不嫖妓”,有人捧场参与,有人提出质疑,质疑者愤怒地发问:难道妇女部把韩国男人个个都当成潜在的嫖妓者吗?甚至有男人针锋相对在韩国门户网站发起“废除妇女家庭部l0万人签名运动”,两天时间里,就有五万多人签名。
        五万多人当然还形不成多大的舆论力量,但是他们的抗议和妇女部的悬赏,都与韩国大学教授们每年公推出来的、用以说明当下状况的一个四字成语非常吻合——今年的成语是:密云不雨。
 
                     《国际先驱导报》  文/元 涛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