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艺术团 >

三代工艺师 一腔戏曲情

时间:2013-11-11 14:57来源:北青网 作者:谷佳琪 点击:
如今,北京剧装厂走过了57年的风风雨雨。57年,世事变幻,人世沧桑,门前的大街已经不知改造了几回,而不变的,是三代工艺师的一腔戏曲情。

      北京的前门大街,商圈聚集、游客穿梭,一直向南到珠市口,繁华热闹的景色依然络绎不绝,而与这样喧闹相邻的西草市街却分外宁静。在胡同的尽头有一家规模并不大但却是全国唯一一家制作戏曲服装道具的国营单位——北京剧装厂。从当年八大样板戏和现代京剧戏装,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精美绝伦的服装、张艺谋导演的《图兰朵》中华丽的饰品,再到北京人艺舞台上鲜活人物的服装和京剧舞台上那多彩的行头,都和这里有着密切的关系。剧装厂的设计师、工艺美术师把中国传统美术的风采带到大众的视线中,带到世界的舞台上。如今,北京剧装厂走过了57年的风风雨雨。57年,世事变幻,人世沧桑,门前的大街已经不知改造了几回,而不变的,是三代工艺师的一腔戏曲情。

 


  老工艺师  京绣传承人 孙颖

 

      参与设计八大样板戏服装  连补丁也要单独画出并标注出颜色和布料 

      承邀复制的皇帝大婚所用幔帐就在故宫展出

 

      37年前孙颖还是一名美术专业的毕业生,分配到剧装厂专职做设计师,如今她已是剧装厂的副厂长了,“从八大样板戏和很多现代戏,我都参与了服装设计。京剧大体上可以分为传统戏和现代戏,传统戏的服装是有固定模式的,不能变动。而新编剧目就要设计新颖的服装。”在孙颖办公室的书柜中,装满了服装设计资料。在现代戏《杜鹃山》服装设计资料里,详细注解着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场次应该用到的服装道具,上衣、裤子、帽子的样式画得清清楚楚,就连补丁也要单独画出并标注出颜色和布料。“由于全国上下排演样板戏,需求量非常大,仅李铁梅用到的服装,一天之内就曾堆成山。”回忆起当年的盛况,孙颖至今记忆犹新。首演《杜鹃山》的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杨春霞女士念念不忘曾经在北京剧装厂定制的服装,每当有重要演出时,都会亲自来这里定制行头。

 

     孙颖是“京绣”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性传承人。京绣是“燕京八绝”之一,有着极其鲜明的特点,而且戏曲服装就是京绣的载体,二者相辅相成。不同于苏州绣品,京绣的特点是用色夸张、对比强烈,尤其是用料方面,更是集所有珍贵材质于一体。制作方法上也有很多独到的地方。过去,京绣制品专供皇家御用,所以丝线、布料用的都是最好的。“在古代供故宫使用的绣品价值连城,现在很难复制。”2000年以后,故宫经历多次大修,有专家专程找到孙颖,要求复制一件皇宫绣品
 


 中年工艺美术师 鲍春莺 

 

      经手设计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大量服装 

      承接国家级的旅游项目  教外国游客刺绣

 

      在剧装厂车间深处的库房中,堆积着大量颜色鲜艳的布料,工艺美术师鲍春莺正与戏曲界著名设计师彭丁煌商议北方昆曲剧院即将排演的一部大戏中服装设计的细节。她们面前摆放着满满一桌子的设计草图,鲍春莺要根据这些图样选择布料、颜色、纹饰,在详细记录的同时还要安排库房的提货单。

 

      “我从学校毕业就到工厂工作了,一开始就做设计的工作。”在参与新编历史剧的服装设计工作时最大的感受是:复杂、辛苦,常常要在外奔波联系业务。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有大量的服装都是鲍春莺经手设计的,当时工作量极大,“我记得最忙的几天常常是后半夜才回家,家人都睡了,第二天还要继续工作”。国家京剧院新编历史剧、著名京剧演员李海燕主演的《洛水伊人》就是由鲍春莺参与设计工作的,她抱着厚厚一沓资料穿梭于厂房中,还要和演员接触,商讨试装、尺寸的问题。

 

      “现在的技术虽然很先进,但是古时候的染料我们很难再复制出来了。”鲍春莺在一个工作台上拿起一件精美的行头介绍说:“这种剧装年份相当久远了,你看它上面盖了很多的章,京剧院清点一次库房就会盖一次章,这件几十年前的旧衣服至今颜色还是很鲜亮,现在的材料已经做不出这种效果了。”在一旁的工人师傅手中就是复制的新品,颜色虽然华丽,但是少了一份时间积累的味道。这件老旧的服装,格外大气、内敛。可见现代科技的东西并不能完全替代我们纯天然
 
 


青年工艺技师 徐亚宁 

 

      作品被拿到天坛公园的珍宝馆展出 

      制作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活字印刷的服装

   

      今年是徐亚宁到剧装厂工作的第七年,时间不算长。但已从一个只会用缝纫机的普通工人,逐渐成长为了厂里的优秀模范。目前她已经熟悉掌握了制作剧装的所有技术,而且还在自学服装设计。

 

      最早经人引荐,徐亚宁随妹妹告别河北保定老家,到北京剧装厂作为学徒工上班了。“最困难的是对手中的活儿一点都不了解,任何细节都需要师父一点一点教。”亚宁的师父已经退休了,但是对亚宁的影响极为深远。“我师父算是比较严的,要是我的活儿有一丁点的不对,就会突然把你从车间叫出来指出毛病。当着这么多人被批评特别没面子。所以我就努力争取不让师父批评。”亚宁回忆起一开始进厂的工作还是很辛苦的。“由于不熟悉,出错是难免的。有时候就是因为一小点问题,整个衣服都要拆了重新做,还有时候一不小心,把绣活儿铰坏了。那时,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干这个啊?”

 

      剧装厂的工作极为繁重,而且时间偶然性很大,专业院团赶排的剧目要求服装制作也是赶制,剧装厂的职工经常要加班。亚宁一直是自愿加班,她觉得能通过工作提高自己的技艺。碰到制作上的困难,马上向师父请教,也是提高的一个方式。每每加班的夜晚,亚宁总是最后一个走,在打扫完车间卫生,拉下电闸后,才返回在珠市口附近的职工宿舍。每年只有很少的几次周末才和妹妹一起坐上开往河北保定的长途汽车,探望父母。以致剧装厂的同事给亚宁起了一个外号叫“小强”,就是因为亚宁工作起来废寝忘食。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