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岁月 > 回忆往昔 >

知青年代——诗歌选

时间:2006-10-20 22:34来源: 作者: 点击:
我的知青年代——诗歌选

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在全国展开,自己怎么办,
徘徊、彷徨、忧伤、失望充满心胸,夜晚,登上贮水山,写下当时的感受。学生时代的诗今天拿出来,请朋友不要见笑!

夜登贮水山

山路弯弯通山顶,
远观街灯如星星。
百级台阶真冰冷,
谁人能知我心胸。
松涛呼啸寒风夜,
心潮如火忧伤情。
明日身往何处去,
高歌一曲撼夜空。

写于1968年3月1日


积肥——拉尿歌
这首诗是我刚插队时劳动的真实写照,
30多年了,发出来大家看看!

拉尿歌

身起夜茫茫,
带上凉干粮。
尿桶装上车,
铁勺锵锵响。

披绳拉车行,
跑步进城巷。
户外敲大门,
进院找厕房。

弯腰掏粪尿,
点滴桶中装。
眼见鼓车已装满,
驾车回转齐家庄。

干到半头晌,
肚子饿得慌。
尿车停路边,
郊外找食堂。

热水泡窝头,{用地瓜面做的}
吃的喷喷香。
蓑衣铺在地,
靠墙晒太阳,

两眼一迷糊,
早已入梦乡。
返家回青岛,
见到亲爹娘。

说说知心话,
泪水满脸淌。
弟妹来看我,
拉手问短长。

猛听一声喊,
两眼放金光。
交警身旁站,
凶恶似虎狼。

“拉车快快走,
不准停路旁。”
路人齐笑我,
乐坏老板娘。

眼中强忍泪,
压住怒火旺。
弯腰拉起车,
跑步回村庄。
----!

写于1969年3月于虞河










去寻找心中的太阳

我拿着四卷宝书
带着一只木箱,
和同学们一起
来到潍河旁的小村庄。
新的生活就要开始
这儿将是我接受再教育的课堂

青春的火在燃烧,
赤诚的心在震荡。
告别妈妈没有眼泪,
只听到、
老队长把下地的钟声敲响。

贫下中农是我的老师,
“革命烈士”是好榜样。
艰难困苦算得了什么,
生命要在这里发光。

夜、深了
我在高歌、呐喊
压抑的吼声在小村上空荡漾。
远方的妈妈、您听到了吗?
儿子心理的“创伤”。

不要牵挂
这里是“美好的”一切,
我们的年华已经交给了黑色的土地,
我们的青春全部献给了潍河的家乡。

油灯下,翻开四卷宝书寻找答案,
眼前刀光剑影一片迷惘。
尸骨成山血成海,
革命者在每一个角落摆开战场。

抬笔想写下日记,
一首小诗跃然纸上。
面对宝书我无限惭愧
这样的作品只能收藏。

青春的火在燃烧,
潍河两岸红旗飘扬。
学习大寨深翻土地,
这就是我们“十年寒窗”。

不要叹息,
不要悲伤。
抗起锄头,
在老队长的钟声中下地
去寻找心中的太阳!


写于1969年2月29日
------------------------------


写在机井旁

马达轰鸣着运转,
地下水冲出水面。
我站在机井旁,
浇田、抗旱!

六月的太阳似火,
烤裂了地面。
禾苗在呐喊
水、水,快把我浇灌。

从拂晓,到傍晚,
我忘记了休息,
忘记了吃饭。
摘了个甜瓜充饥
与禾苗相伴。

渠水欢笑着冲进田间,
禾苗抬起头露出笑脸。
我的心里感到欣慰,
粮食丰收是我的心愿!
------------------------------

下乡——我的理想
一九六九年六月,我在农村迎来了第一个丰收年,
在烈日下,我辛勤的劳动着,按标准分了全年的六十斤小麦。

 
下乡——理想?
这难道是我的理想?
纵横奔驰在田野上。
锄头当作长枪 、
向杂草开战,
向老天要粮。
没有悲哀、
没有悲伤。
我孤独的徘徊
寻找着心中的太阳。

麦子熟了,
我残忍地挥起镰刀、
打麦机在歌唱,
麦粒堆满仓。
六月的“烈火”在头顶燃烧,
贫下中农说:烤黑才漂亮!
啊!这接受再教育的日子、
还有多长。

没有爱情、
没有希望。
广阔的天地里,
悄悄地在夜晚暗自忧伤。
是命运在折磨,
无言的泪在流淌!
收获的硕果——分麦子
六十斤、全年的细粮。

这难道是我的理想?
辛勤耕作在田野上。
对着蓝天歌唱、
思念着亲人,
怀念着家乡。
没有后悔、
没有怨言、
用生命之歌,
书写我一生的篇章。


写于1969年6月麦收

(责任编辑:angelozh)
顶一下
(17)
85%
踩一下
(3)
15%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