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青书刊 >

《十八岁》:邹静之、赵大陆兵团生活记录青春岁月

时间:2014-12-03 18:27来源:新浪网 作者:东岳 编辑 点击:
作者邹静之和赵大陆有着共同的经历:1969年从北京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他们从北京机关大院如空降般地到了寒冷、饥饿、肮脏、劳作、约束中的东北边陲“屯垦戍边”,对于这些年轻个体来说,兵团知青生活是他们一生中重大的转折。

 


《十八岁》封面充满了怀旧气息

 


  著名作家、编剧邹静之,著名画家赵大陆出版的新书《十八岁》,于2011年9月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本书首次披露了邹静之从18岁开始写的兵团日记,并展示了赵大陆从18岁开始每天的北大荒生活速写。


  作者邹静之和赵大陆有着共同的经历:1969年从北京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与二十多个同龄人住在同一个大宿舍里。在“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号令下,他们从北京机关大院如空降般地到了寒冷、饥饿、肮脏、劳作、约束中的东北边陲“屯垦戍边”,对于这些年轻个体来说,兵团生活是他们一生中重大的转折。


  在那个冰天雪地的世界,邹静之和赵大陆在每天繁重的劳动、排练之后,用不同的方式记录着身边的一点一滴。四十多年后,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对方在同样的时间做着同样的事。


  这些文字和画作均略显稚嫩和青涩,但却纯真、质朴,真实地反映了那个年代的年轻人的生活经历和心路历程。作者告诉我们,只要付出努力,理想是可能实现的!

 


邹静之在北大荒照片


  作者简介


      邹静之:著名作家、编剧。其作品有:电视连续剧《琉璃厂传奇》《康熙微服私访记》《铁齿铜牙纪晓岚》《倾城之恋》《五月槐花香》,歌剧《夜宴》《西施》,京剧《新白蛇传》,话剧《我爱桃花》《莲花》《操场》,电影《千里走单骑》《大武生》,诗集《幡》,小说诗文集《骑马上街的三哥》,散文集《美人与匾》《一地景象》《风中沙粒》《知青咸淡录》,等等。曾多次获奖,部分作品被译为英、法、意、西等国文字。

 


著名画家赵大陆


  赵大陆:著名画家。作品以功力深厚、个性鲜明而享誉画界,无论绘画技巧还是思想深度都有很高的造诣。曾多次在海内外举办个人画展并多次获奖。曾出版《赵大陆人体油画选》《赵大陆油画作品集》《赵大陆油画作品》《阅读记忆》。

 


 

邹静之自序:十八岁开始


  和大陆十六七岁就认识了,不是那种见过面的认识,是在一个铺上睡了有近五年(大宿舍住二十来个人,上下铺)。


  我们都是1969年从北京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他在101中学,我是玉渊潭中学。下乡后,前后脚被选到了一师六团宣传队。大陆身手好,演过《沙家浜》中的沙四龙;我扮过《智取威虎山》中的少剑波。那时的日子冰天雪地,苦是苦,但青春年华,日日新。


  我们这一代人,个人的经历都是随着国家的变化而改变的。那时整个国家的城市居民的日常生活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心思都用在运动上了。人们单纯而激越。在经历了“三反五反”、“大跃进”、“反右”、“四清”后,“文革”来得无比猛烈。一夜间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从北京的机关大院如空降般地到了寒冷、饥饿、肮脏、劳作、约束中的东北边陲“屯垦戍边”去了。现在看,那时伟人的想象真是丰富,“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一声号令,全国上千万的城市青年,就天南海北地被调动起来,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了。对于一个国家,这绝对是一个灵感般的策略;对于一个个体的年轻人来说,是他一生中重大的转折。

 


著名画家赵大陆油画作品


  这一代人的思想轨迹也就是在那一个时段成了一个转折点,原来是一切都信,后来有了怀疑。


  在北大荒的时候,生活的艰苦不是最重要的,单一的精神生活和政治运动,让人不舒畅。在那样的情境下,回到城市中去几乎是所有人的向往,上学、病退、困退、转插、考艺术院团……各种途径都有人在奔忙着。我们这些宣传队员们想的就是怎样才能考上专业院团,离开北大荒。


  大陆那时除了做演员外,就是爱画画,所有舞美都由他来负责,做得很好,经常是大幕一拉开,台下的观众会为那些景致惊叹。真正要下定决心画油画大概是七三年……他回了趟北京,再回来时对画画就有了不一样的认知,先是带全了画油画的一应用具,然后带来了很多国外的油画印刷品,那些裸体画曾让我们这帮“生牤旦子”想入非非。那之后,他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画画了,速写、素描、色彩,抓住时间就画。人物、风光,碰到什么画什么,技艺精进。再之后大陆先于我离开了北大荒,恢复高考后就去了电影学院美术系,他们那届是名人辈出。


著名画家赵大陆油画作品


  从十几岁到现在,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大陆还是在画着,不管是在北京,还是在澳洲,总之没有任何改变。我以为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因为国家变化太大了,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他们那届的大多数同学,不管学什么的,很多都变成导演了,他则能四十年来“耳无他闻,目无他见,唯一心莹然,照于纸墨”。得奖也好,不得奖也罢,有人知也好,无人知也罢,就是那么画着,四十年不见张扬,我以为这是真爱画者……


  当然画了四十余年也是幸福,一个人能为自己所钟爱的技艺坚持四十年,并以此为生且养家糊口,这真是人生之大幸福。有时我会臆想他一天的生活状态……清早起来,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问,挤颜料,对着画布发呆,然后,就那么一笔一笔地画出一张画儿来,中途或许会为配出一种高级的灰色而不厌其烦地调试……或者,放下笔喝口茶,总之专心致志在画上……世界再纷繁,你有一个可以让你平静的躲藏的技艺,这样的生活真是幸福啊。


  我与大陆都已年近花甲了……看了他保存下来的18岁时画的速写,勾着我也找出了一些旧文字来看……那感觉真是奇怪,时光飞逝,岁月却不能使人老,真是那样,我们几乎没有变。如果你读下去的话会感到十八岁左右的我是那么不快乐,与现代的青年人比只有决心与渴望。这些文字是那么地青涩和纯真,把她们公布出来需要勇气。

 


 


  赵大陆自序:发黄的纸片


  我这人一直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不知是因为懒惰还是由于对作文之事没有恒心的缘故所至。其实我也曾写过日记,那是自小学二年级后。在家里每天做完应做的作业便被爷爷或爸爸看着用小楷毛笔写一篇日记。按家里规定每篇日记要在一百字以上,名为日记则实为书法训练。因为文章不好只会被训斥,而字写不好是要挨打的。


  当年在兵团也没养成记日记的习惯,倒是开始认真练习画画以后,反而把画生活速写当成了每天的“日记”。随着岁月流逝,这批当年的速写日记亦流失了许多。尽管几十年来一直在做着与绘画相关的事情却很少翻动这些沉封的记忆。如今重新翻看它们,当年黑龙江兵团的生活,那黑土地上度过的青春岁月又像回到了眼前。


  看着这一页页发黄的纸片,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就其速写的艺术技巧而言,以我现在的水平看是如此“初级”,甚至显得绘画者相当幼稚。可这却是我当初踏上艺术之路的最好见证。我是在生活最艰难之时选择了这条道路的。几十年过去了,我仍无怨无悔地走在这条充满了挑战与希望的路上。


  若不是这次出版此书之缘故,我竟然不知道当年的静之在每天繁重的劳动、排练之后,还有精力记下这如此大量又工整的——在今天看来更是弥足珍贵的兵团生活日记!从这一点来说,我俩都用自己脚下四十年来走过的路证明了:只要付出努力,理想是可能实现的。那么,这本书中所展示的内容,也可被看做我们人生事业开始的地方吧。

 


著名画家赵大陆油画作品
 

       http://book.sina.com.cn  2011年09月20日  新浪读书微博

       http://book.sina.com.cn/news/b/2011-09-20/1150291202.shtml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