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游戏厅“捕鱼”游戏实为赌博勾当 为何无人管?

时间:2014-12-03 14:51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李嘉瑞 白更 点击:
编者按:近来,各游戏厅的“捕鱼”游戏机愈来愈多,诱惑了越来越多的人们。而“捕鱼”游戏实为赌博勾当,使越来越多的人们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但是,这种几乎公开的赌博方式却无有关部门的强力介入,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两年他欠下30万高利贷 

 

      年近40岁的李敏(化名),原本在北京有一个相当不错的工作,每个月的收入将近1万元。他还有个相当不错的家庭,妻子对他特别好,两个孩子也听话。用这些年在北京的积蓄,他在老家买了房。只因为两年前的一次经历,生活里的这些美好都要毁了。


      五分钟时间 输赢上万元


      几乎每天下班后,李敏都要去游戏厅玩一个叫“捕鱼”的游戏。在一般人看来,这个游戏非常无聊,左手控制方向,右手控制发射键,屏幕上的一个大炮对准游来游去的鱼儿。击中的越多,分数就越高。一个又一个的玩家,对着屏幕,一下一下地捶着发射键。一坐就是一个下午,一输一赢就在万元以上。

 


 


      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李敏的一位同事撺掇他,一起去游戏厅玩玩,两个人随便进了一家月坛附近的游戏厅。进去之后,李敏简直被惊呆了,很大的一间屋子里面,摆满了游戏机。射击、赛车、投篮,这些常规的游戏机前面,几乎都没有人。人们只围着很少的几张桌子,专注地盯着屏幕上的“捕鱼”游戏。


      对于“捕鱼”游戏来说,如果选择的大炮级别越高,击中大鱼的几率也就更大,一次赢的分数也就更多。凭着赢下来的分数,玩家就可以在店里找到“黄牛”,兑换成现金。但是大炮的级别高了,每一炮的花费也就更大。在李敏去过的游戏厅里,每一炮的价格少则几元钱,多则15元,甚至50元。前些天的一个晚上,记者和李敏来到北京西站附近的一家游戏厅。在“捕鱼”游戏机前,玩家按下发射键的频率,差不多是一秒钟一次。记者观察了一会儿,按照显示的分数来折算,如果运气不好,只需要5分钟,就能输掉1万元。如果运气好,几分钟的时间,也能赢几千元。

 


 


      沉迷“捕鱼” 每天去赌


      第一次去玩“捕鱼”的那个下午,李敏赢了4000多块钱。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去那个游戏厅。时间久了,在里面一起玩的人也就熟悉了,他也被玩伴带着去过其他游戏厅,北京西站附近、西单附近的,他都去过,去了只玩“捕鱼”游戏。


      最久的一次,李敏在游戏厅里坐了一天一夜。饿了就让服务员买方便面来泡,渴了就买水喝。那天,他刚输到2万元的时候,就想着再花1万说不定能翻本。输了4万,就想着再花2万一定能翻本。那次,他一共输了12万元。


      李敏发现,只要是游戏厅里的新人,大多都能赢钱。“第一次去的,都能赢点儿,甚至能赢几千块钱。”李敏说,只要接着玩下去,总会输得很惨,“游戏厅里有句话,不怕你赢钱,就怕你不来。”李敏说,游戏厅也挺“诚信”的,只要赢了,当时就给换成钱,只不过,不会总让你赢的。

 


 


      欠下高利贷 没脸见家人


      李敏本是西城区一家国企的管理人员。工作稳定,在单位里很受尊重。两年时间,李敏不但把家里的积蓄都输光了,还欠下了30万元的债。其中的一部分是高利贷,每月的利息是6%。而李敏的这个水平,在游戏厅里只是一般水平。李敏说,在游戏厅里玩的,几乎都是熟悉面孔。只要是玩的,就几乎天天都来,也有突然不来的,那一定是输得彻底完蛋了。


      欠债的事儿,李敏原本瞒着妻子,时间久了,妻子还是知道了。妻子没跟他闹离婚,只是劝他别玩了,努力工作想办法还债。想到两个孩子和不离不弃的妻子,李敏就一次又一次地想要洗心革面。可是一想起每月6%利息的高利贷,李敏便不断地重复着说:“不去游戏厅,我去哪儿能一次挣那么多啊。”但如果输了钱,他又会觉得没脸回家。李敏的生活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在北京西站附近的那个游戏厅里,基本都是30岁上下的年轻人。对着电脑屏幕,这些人目光呆滞,只知道右手一下又一下按键。如果有新面孔进来,游戏厅的人会非常警觉,甚至会不离左右地跟随。游戏厅的墙上,还有当地公安的治安提示,也印上了派出所的电话。


     


 
 
 

       原题目《游戏厅“捕鱼”游戏  实为赌博勾当》 2014年12月2日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