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一篇作文引出一位刑侦民警背后感人的故事

时间:2016-09-18 03:44来源:网络文摘 作者:东岳 编辑 点击:
2016年4月8日,一篇名为《我的爸爸》的日记在微信朋友圈被大量转发点赞,文章虽行文稚嫩,但情真意切,看哭了不少正在为工作打拼、鲜有时间陪伴孩子的民警,连孩子的老师都表示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都说警察累、警察忙,有人就说了,你们警察到底有多忙?你们到底有多累?2016年4月,一篇小女孩写的作文戳中了很多人心灵中最柔软的那一块,无论是圈内的还是圈外的人,看完顿时泪奔。
 

        “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海宁8岁女孩日记刷爆朋友圈
 

        “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这是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胡飞8岁女儿写在日记里的一句话。没想到这篇日记刷爆朋友圈,感动了许多人,也成了媒体报道的热点。

        这是一篇什么样的日记呢?先来看一下:
 
 

        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是一警察。爸爸有高高的个子,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笑的时候眼角布满皱纹。

        爸爸是一个工作狂。不是加班就是值班,不是值班就是开会,不是开会就是出差。

        爸爸的工作很辛苦,经常三天两头,没日没夜地在单位加班到深夜。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所以,他长了好多白头发。
 
 

        爸爸很少有时间陪我。那天,我和往常一样,打电话问他回家吗?他的回答还是单位里有事要加班,可是我已经三天没见爸爸了,我哭着喊着对爸爸说:“要见你一面都这么难吗?”妈妈也哭了,爸爸沉默了。

        爸爸真的超级忙。上个礼拜,水车模型的材料买好了,可是爸爸又出差抓坏人去。我等啊等啊,转眼又是一个礼拜了,他还是没有回来,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看来水车模型没有戏了,我的心里又失落,又沮丧。

      唉!爸爸,你再不陪我,我就长大了。
 

 
      孩子简单文字里有无奈、有心疼、有“抱怨”,自然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刷爆朋友圈的微信是怎么“出炉”     这篇日记是如何传到网上的呢?
 

        最早“发现”这篇日记的是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高董华。刑侦大队有个规定,每逢刑警家属生日了,大队领导要上门慰问,感谢家属对公安工作的理解支持。4月1日,是大队长胡飞爱人的生日,胡飞追逃在外,高董华上门祝福队长家属生日。

        “那天也蛮巧的,到队长家后,我看到小孩作业本放在桌子上,我随手翻开看到了这篇日记,买材料这些我都知道的,感觉写得很真实,看了后心里也酸酸的,我就用手机把作文拍了下来。”和胡飞坐一个办公室的高董华对记者说。

        作为一名刑警,看到小孩的日记很感动,但也觉得这挺平常。4月8日,高董华到嘉兴市公安局看望慰问与胡飞一起出去追逃受伤的市局刑侦支队民警,他到市局刑侦支队政委陆建林办公室,两人聊起刑侦民警的辛苦,高董华无意间说起日记的事,并翻出照片给陆建林看。

       陆建林看了后也深受感动,当即要了日记照片。

        “晚上回到家后,我又把照片上的日记翻出来仔细看,从日记中看到了我们侦查员办案在外,与小孩、家人经常分离,作出了极大的牺牲,我一定要在微信上发一下。”陆建林动情地说。
 
 

       干了30多年刑警的老陆也是“潮人”,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他就在公众号上写下了一段感触,发了这篇日记,并制作了配音朗诵。

        “我的微信公众号发了后,很多人都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也有不少媒体打电话向我核实。公安部官方头条号以及多个警察微博账号、微信公众号作了转发,我自己的公众号也创下了5.2万多阅读量,我也没想到一篇小日记有这么大的反响,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大家对公安工作辛苦付出的理解与认同。”陆建林感慨说。


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胡飞骑摩托车外出工作
 
        文章不长,却极为真实地反映了其父亲作为一名人民警察的生活状态。那么,一篇普通的作文,是怎么被发现又是怎么被放到了朋友微信圈里的呢?还有,原本答应给孩子做水车模型,为什么父亲却总是爽约呢?围绕这些,笔者做了深入采访,才发现了一位名民警普通而又不普通的一面。


        一个不经意,让不少群众理解了警察这个职业


  文章的作者叫朵朵,9岁,正在念小学二年级,她的父亲叫胡飞,是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

  “文章是在3月27日晚上写的,女儿2个星期要完成一篇作文,这是学校规定的。写完后,我妻子就用微信传给了我,那时,我正在出差,因为我们正在侦办一个命案,我们在抓捕一名嫌犯,说实话,我当时看到结尾那句话,我的鼻子也是酸酸的,很难过,没别的,就是亏欠家人太多。”胡飞说。

   4月1日,是胡飞妻子张美华的生日,按队里规矩,家属过生日,队里要买鲜花和生日蛋糕上门家访。当时,这篇作文正好放在桌上,结果被教导员高董华看到了,老高看了后,把照片拍下来了,当天下午,他到嘉兴参加会议,会后,他和嘉兴刑侦支队政委陆建林谈起这个事,政委非常受感动,也是不经意间把这篇作文放在了朋友圈,万万没想到,一夜之间,微信迅速“发酵”,甚至“惊动”了“省厅、公安部刑侦局”的官方微信。

     不少人网友点评到:以前,总以为那些电影拍得太假,看来是真的,一个孩子写得如此生动细致,如果没有亲身体验,是不会写出如此感人的文章的,向所有的人民警察致敬!
 

        他为什么一次次爽约
 

    胡飞今年41岁,国字脸,和女儿文章写的一样: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有不少白发、笑起来有皱纹,1999年毕业于浙江省人民警察学校,之后一直奋斗在公安战线,去年开始担任海宁刑侦大队大队长,因工作突出,他先后被评为嘉兴市职业道德建设标兵、海宁市职业道德建设先进个人、全市潮乡卫士、全市优秀民警等荣誉。

胡飞和朵朵

    “我们刑侦民警的时间不是由我们掌控,只要有案件,我们就得上,案件就是命令。”谈到女儿的作文,胡飞眼睛有些红,他显然在拼命控制自己的情绪:“看完很难受,心里不是滋味。”胡飞说,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他陪伴的时间真的很少,接送她上下学,一年两三次,孩子上兴趣班,就送过一次,“我甚至还不认识路,是女儿带我去的。”

     谈起那个水车模型,胡飞说,女儿学校有一个科技节,原本作品完成后要参展、要评比,而“我的确是答应她的。”

     但3月20日,但盐仓派出所辖区发生一起命案,也就是从那天起,他所有的生活秩序都被打乱:加班、开会、会商,中间回家一次,等他深夜回到家里,女儿早已熟睡,其实回去就是拿几件换洗衣裳,在他的眼里,此时此刻,破案已经成为最大的事情,先是锁定嫌疑人,接着就是抓捕,3月24日,他和同事驱车到湖北,接着又到陕西,行程上千公里,一去就是半个月,直到4月3日抓获嫌疑人,4月4日办理移交,下午返回海宁,直到4月5日早上8点才到达海宁,在这个过程中,他的牙病犯了,路上没法吃东西,只能喝点粥,实在痛得不行,就吃点止痛药,但吃药也不管用,他先是强忍,再坚持不住,就拿瓶矿泉水捂在脸上,暂时性“凉”一下。


   回到家,他实在累得不行,睡了一觉,下午,他赶到医院看医生,医生说,上次都跟你约好的时间,你看你,真是不要命了,唉,警察不容易,理解。

     “这期间,我每晚都会接到女儿电话,每次她都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做水车?”“我就跟她说,坏人还没抓到啊,过两三天爸爸就回来。”结果,很多个“两三天”过去,他还是没回家。“这么多年,对家人和孩子亏欠太多了。”胡飞说:“我无法忘记那名死者的眼睛。我们刑警,要给死者一个交代,要给死者的家属一个交代,所以就只能对自己的家属一次次爽约了,所谓自古忠孝难两全,我是深有体会,而且,我相信,全国所有的警察都有这样的体会。”
 

     胡飞说,从警17个年头里,经手的大小案件因为太多,很多都已经忘记了,但他明显感觉到,现在的凶杀案以及其他重大的恶性案件下降很快,但是,通讯(网路)诈骗这块却增幅迅猛,记得去年侦破一起通讯诈骗案件,他出差最长的一次,长达一个月的时间。


        家属眼里的胡飞


    女儿自述:我希望世界上坏人少一点,爸爸就能多陪陪我和妈妈。

    4月9日,笔者见到了朵朵,这是她新写的作文:今天又是周末了,爸爸又一早出门去单位了,我也习惯了。

    早上,妈妈带我去上书法兴趣班,下午原本要去跳舞和画画,家里突然来了很多叔叔阿姨做采访。我很高兴,因为爸爸也回来了。

    我拉着爸爸的手不放,我特别喜欢黏着爸爸,但是爸爸太忙了。上次和爸爸妈妈一起在家里吃饭,我都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


    我每天都给爸爸打电话,说“你今天早点回来陪我睡觉”,爸爸总说“好的”,可结果又加班到很晚回来,大多时候,我已经睡着了。

    在我眼里,爸爸是很厉害、很勇敢的人,家里灯泡坏了、下水道堵了、我的玩具坏了,他都能马上修好。真是个神奇的爸爸。

    我很想爸爸多陪陪我,看到同学和父母一起去露营、放风筝,我特别羡慕,我还想去上海博物馆、科技馆,妈妈总说“等爸爸一起去”,可爸爸一直没空。

    不过,在同学面前,我会自豪地说,“我爸爸是个警察,他好厉害,又抓到坏人了。”

    叔叔问我,能理解爸爸的工作吗?我知道警察要抓坏人,要保卫我们每个人的安全,很重要。我希望世界上坏人少一点,这样爸爸就能多陪陪我和妈妈了。


        妻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习惯了”
 

    因为家里来了不少记者,胡飞总算跟家人呆了几个小时。朵朵梳着花苞头,穿着白色的舞蹈裙,漂亮、乖巧、可爱。

    朵朵说到爸爸时,胡飞一直拉着她的手,低着头。边上的妻子张美华红着眼。

    妻子张美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习惯了。”她说,我们警嫂之间常开玩笑,“嫁给警察就是嫁给寂寞。”她称自己是“女汉子”,“家里的米都是我自己扛的,又要上班又要照顾孩子,像个女超人。”
 

    最怕就是孩子生病,有次胡飞出差,朵朵感冒发烧一周,都是张美华一人照顾,等朵朵好了,她却病倒了。“我病了,孩子一个人睡害怕,要跑到我这里来跟我睡,我又怕传染给她,她爸爸又不在家,心里纠结的,真的是,无法用话语来表达。”

    “一有案子就不着家,只要他出去抓人,我就睡不好,心里悬着。”张美华说,有时也有怨气,为何老这么忙?我甚至说,难不成离开你,公安局不转了?他怎么说,他说,的确,公安局离开我,一样转,但跟我一样加班加点的多的是,不是仅仅我们一个家庭在承担这些困难。”
 
    其实,妻子从内心而言,更多的是心疼:“他才40岁出头,但看起来像50多岁,还总骗我说,这个案子没危险,他呀,说多了都是泪。” 
 
    “习惯了,都十多年的夫妻了。”现在就希望老公有时间能多陪陪女儿,“孩子一眨眼就长大了,等上了大学,见她的机会就少了。”

    结束采访时,朵朵以为爸爸不走了,“你今天下午能陪我玩吗?”

    “爸爸下午还要开会。”胡飞安慰女儿。在场的所有大人听了,都没了声响。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