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返城史录 >

知青人生的第三次转折--回到北京(七)

时间:2016-06-22 04:31来源: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作者:启怀格格 点击:
为国分忧,为民解难,这是宏观的词语。实际就是为老百姓办点实事!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我无怨无悔……
 
 
 
房管员的日日夜夜(防汛-段长2) 
 
 
      在防汛的过程中,段里也要做一些大,中修任务,大修主要是翻建房子。中修就是房子挑顶,做顶棚和做地面等。那另修也不能耽误,遇上晴天还好,真怕小雨连绵!
 
      工作复杂繁多,也不能胡子眉毛一起抓呀,千头万绪,还要从根本上来,抓主要的。靠骨干靠大家,群众的力量不可低估!说的好听是干革命工作,但是有哪位同志出来工作不是为了生存,不是为养家糊口?我在段里开会不停地讲着,大家既然凑在了一起,就是缘分,就要齐心合力地把该做的做好,要多多创收,扭亏增盈,让大家多发奖金!是的,这是我对大家的承诺,同志们拍手叫好!既然大家都同意,咱们可有章遵循,“维修三段下半年工作制度”就出台了,这十五条制度,通过大家充分讨论制定的,那就请各位遵守,好自为知。我们开会大多数是利用雨天,这样既不耽误生产,更不占用自己的时间。
 
      国有国法,村有村册,家有家规,没有制度不成方圆!有了制度约束才能干好,但是不自觉的人也是大有人在呀,那就奖惩分明!对不起,别怪我不客气啦!
 
      还记得,那年雨季,正赶上翻建张旺胡同15号,后院北房一连五间,柁和檩都上了架,该钉椽子了。两位木匠把着两头钉,不知为何原因,他俩竟然钉到最后一根差了10公分。他俩你怨我,我怨你,互相埋怨,吵起架来。后来才知道,这两人本来就不和,那你们也不能带到工作中来呀?我毫不留情地批评着,质量问题,就返工吧。我蹬着梯子爬上边缘看着,施工员也在一旁,不住地摇着头。我当时态度也很严厉,还认为他们就是欺负我这个女段长,简单粗暴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另一位木匠退回到所里劳资科,让他们安排。事后我想,这件事其实我也有责任,没有做细致的思想工作。工作上出现差错是难免,但是你并不是新手,五级工的技术级别,干出这样的活,是不是有点故意啦?这不是玩儿人嘛?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如果他们勇于承认错误也可原谅,结果不但不承认错误还对我发态度。因为此事,这是我来房管所几年来得罪的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吧。
 
      盖房子,不是搭积木,事关群众居住的安危,责任心必须要强,质量这一关必须严把!你段里都过不去,所里、局里都要检查验收的,有一点问题都不行!
 
      说来也怪,那年的差错,都出在张旺胡同15号。瓦匠的活就是最后打地面,把石子渣土铺在最底层,然后抹上沙子水泥,压平,等半干时再撒上水泥擀面再进行压,反复几次,地面才能平整,不易裂。有时赶上下班了没做完,责任心强的师傅晚饭后,不管几点,他们也按着水泥的凝固时间来压地面。
 
      一日早晨,祁、赵师傅两位主动找我,说忘了压地面。我反问他俩,那你们说该咋办?你们都是技术几级(因我搞过劳资,对他们都“门清”)?我笑着对他俩讲话,也可能是藐视吧,老赵吐吐舌头,老祁点点头,都没吭声。那你们看吧,都比我懂行,自己去处理。话是这么说,你也得负责啊,又找来质检员,安全员。姜还是老的辣,这两位老家伙,还真给补救得不错,过了验收这一关!
 
      记不得双休日是何时开始的了,可我记得那年我就没休息过,就连老母亲儿子都对我提出了抗议。没办法,那年我的存休几十天,当年的身体也真给力,有点毛病卫生室给点药,吃了就过去了!
 
 
 
      每逢周一四上午我在所里办公搞接待,其余时间都在管片儿。后来有了BB机,领导有事随时可呼你,也倒方便。每天转悠在管辖区,居委会、办事处城管科、派出所都要打交道。人熟也是一宝啊,的确如此。慢慢的,我办点事也能一路畅通啦----
 
 
 
       从九六年上汛直至九七年年底,一年多的时间,用当兵的一句话说吧;我就摸爬滚打在草场管片,与工人师傅朝夕相处,与居民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这一年多的时间,我们除去完成上级下达的各项指标任务,还扭亏增盈了。国家、集体、个人都得到可喜的收益,同时上交所财务一十三万元。
 
      那一年,说是承包,倒不如说是责任制更贴切!第一,没有独立的经济核算;第二,没有自主权。其实,领导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不断地完善修改各项承包措施。条条框框制定了不少,一句话,九六年就是要向管理要效益!要充分并利用管理权、经营权、双有利的地位,开拓新局面。
 
     我们在完成大、中修,保证另修的基础上。在本管界内利用休息时间,也做一些待修工程(有偿服务)。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民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住户对住房环境的要求越来越高,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我国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人们手头有了钱,希望改善一下居室环境,要求装饰的豪华舒适一些,更无可非议。当住户提出这种要求时,我们就根据房管政策,尽量满足他们的需求。
 
      还清楚地记得,楼湾的一位住户找到我,要求做顶棚、地面。由于当时工作紧张,实在安排不开,本想往后放放再说,但是住户很急,看他的要求马上实现不了,就更恳切地对我说;“大姐,说实话吧,我家的一位亲戚,旅居海外多年,下月要回来,住的房子这么破,实在怕人家笑话!想自己收拾又干不了,去找后门桥那些木瓦匠又不放心,还是求你们帮帮这个忙吧!”我听后想了想,虽然一两户居民的居住环境不能代表整个中国,但这毕竟关系到北京人、首都和祖国的形象,关系到改革开放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成果。这绝不是小题大做,而是北京的政治经济地位决定的!既然能做就该尽力去做。于是我马上接过话茬说道;“你这么信任我们,这个忙是帮定啦!”随后与他签订了协议。我们按照他的要求,加班加点地把房子装修好,得到了住户的满意与称赞!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今后无论是谁,只要胡说国外亲友来访,我们就可不做调查,随便打开方便之门乱开口子!我们这样做,既体现了“坚持原则实事求是的精神,为民服务的宗旨”,又为单位增添了经济效益。一举两得,双方满意,何乐而不为呢!
 
      这种做中修的例子,大都是在“下汛”后才开始。这一年真没有喘气的时间啊,作为段长,你要在汛期保障安全,做到少塌房、不死人,还要带领全班人马把经济搞活,努力增加收入。另外,自己还兼着房管员,正是在清理两个基数(管辖的房屋间数、总面积数),一条胡同、一个院落、每一幢、每一间地去核实,到实地查看后,方能重新画图。这可是一项耗时间、耗精力的任务。还要完成上半年的租金指标,创收指标!
 
 
      说起租金来,那可也遭了不少难呀,不用说别的,就拿标准件二厂来说吧,它占用我月租金的三分之一。如果他们不交租,我是绝对完不成任务!不但没有奖金,还要扣工资。挖生肉的事,有谁愿意呀?可就这倒霉的事,总是追着我。那年,“标二”根本不景气,工人连工资都发不了,还能够给你交租金?有时逼得厂长也没办法。一到月底,我就每天上班直接去标二厂,人家还没上班,我就早早地到了,在传达室等候。有时厂长不在,我就坐在会计那里。他们总是说没钱,有点少量的一点资金,会计也确实做不了主,就得等厂长一支笔批!我无可奈何,实在等不了了,就在厂长的办公桌子上放的台历上,写上租金的数目。直到现在我想都不用想,马上从脑子里显示出来;8376.39元!这个数字我不知道写了多少遍,快二十年啦,还是记忆犹新!
 
      有一次,我早早地来到标二,上了办公二楼。总是去要账,确实挺惹人讨厌的。可话又说回来了,你们按时交租金,我何必还来呀?那天厂长会计都不在,有一位胖胖的有点秃顶的人正在办公室,我客气地问他,他反而不耐烦地答道,不知道!我并没起急,刚转身要走,他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震耳欲聋的关门声,当时把我吓了一大跳!这样一来,拱起我的火来!我可没示弱,转过身去,使出吃奶的力气,用脚踢门,连续两脚没踹开。我喊着,你摔谁呢?“告诉你,我是为工作来的,这不是你们家!不是因为工作,你八抬大轿都抬不到我这!你算老几?你出来!我正是一肚子火没地儿去出呢!我喊了几声,他没出来。既然这样,我也就没再理他!不知是委屈,还是怎么回事,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我不住地擦着眼泪,心想;这个工作真不是人干的!我这是为啥呀?不值得。我自慰着走出厂门。也巧,抬头碰到了厂长,带来了好消息,拿来了转账支票。尽管生了一肚子气,我情不自禁地转怒为喜,一口气跑到地安门分理处,把支票入账,算是松了这口气。这个月的任务又完成啦!
 
       事后,我才知道那个秃顶姓王,是一个部门的经理。以后再去标二,显然态度都转变了。总之,标二的领导还不错,在我管理时期,后来不但再没有欠租,还交了些旧欠。他们也很艰难呀,企业不景气,但也要千方百计地想办法,协助解决。
 
      这个管片的居民欠租的个别户,我也是几经做工作,反复地跑,劝说,才能按时交纳。主要是修缮到位,一些问题就能够迎刃而解啦。个别的事只能特殊对待,必要时就要拿起法律的武器去解决。我同住户曾经上过法庭,主要是违反合同,不缴纳租金。遇上不讲理的住户,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也只好如此……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