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天地 >

北京冬游笔记:法海寺

时间:2015-01-28 19:25来源:北青网 作者:李青菜 点击:
吴老师对大殿里的壁画有炽热的感情,一进门他就宣布——“你们即将看到的是无与伦比的世界孤品,你们能看到这个实在太荣幸了!”这是当然,100块钱呢!

  


 

      惦记石景山法海寺已经很多年了,人总说“离得越近愿望越难实现”,这个周末我灵机一动:必须去马上去,连我70多岁的老爸要去火车站我都不想送,因为我要去法海寺!这完全是孕妇害口的节奏,法海寺成了我半夜心痒难搔的一个“鸡腿”。


      这个以壁画著名的寺庙在石景山翠微山下模式口村,村“中央大街”狭窄得两车交错都困难,两旁商店都是合作社级别的,弥漫着上世纪90年代的简朴气氛。难得的冬日晴空,阳光正好,在法海寺山门的四十多层台阶下,坐着几个妇女正在喂狗,狗们大口地啃着鲜扇骨。我请一个狗狗把停车位让给我:“哈喽,让让!”它马上把骨头吐出来,抬头看着我,好像问我吃不吃的表情。我心说扇骨没肉啊,要是排骨的话我就考虑一下。

 


 


极乐世界:绿化得特别好


      进入山门在售票处交钱,比故宫贵,100块一个人,进到大雄宝殿前的院子里,还没看到壁画,院子里的两棵大白皮松已经把观众震了,雪白粗壮的树身,俩成人合抱都不可能,树冠高耸映着蓝天。看铭牌,树龄已接近千年高寿,让人不得不赞叹法海寺虽小,风水真不赖。并且,对北京来说,树值钱,蓝天更值钱,在蓝天之下,阳光刺眼,天地万物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在雾霾和地沟油之间喘口气,犒赏一下自己的眼睛吧。


      大雄宝殿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有壁画十铺,大约240平方米,画了77个神仙。讲解员吴老师四十多岁,内力充沛,发给游客一个手电筒,是冷光无色的那种,进大殿左转,先看西壁的“佛会图”。这个题材很常见,可见无论人间还是佛国,大家都很喜欢“开会”,聚众聊天交流八卦切磋智慧,其乐融融。赴会的都是佛国“常委”,六观音、五佛、四菩萨,还有负责制造气氛的天女。这铺壁画大约有两米多高,画面分成上中下三层,最下面一层的五彩流云,云彩上面当然是西方极乐世界了,众佛和众菩萨快活地坐在祥云上,等待拍合影。极乐世界是个大花园,溪流、池塘、山石、芭蕉、竹子、菩提树、荷花、牡丹,什么都有,绿化得特别好。手电打出手掌大的光晕,光打在池塘里的白莲花上,有一种奇异的效果,好像摸一下就穿越了。池塘边铺着很多细碎的花草,我发现一株小时候常见的“小鸡喝酒”,也就是地黄,我特别开心,就问吴老师有没有人专门研究壁画上的植物。吴老师说花草很常见,查芥子园画谱都能了解,相比壁画的绝世价值这些花草太微末了,赶紧看佛吧……吴老师对大殿里的壁画有炽热的感情,一进门他就宣布——“你们即将看到的是无与伦比的世界孤品,你们能看到这个实在太荣幸了!”这是当然,100块钱呢!

 


 


太监的众筹:超能量外挂


      出门前,我已经读了一些法海寺的背景资料。法海寺跟白娘子的仇人法海君没任何关系,明英宗御用监的太监李童想建个庙报答皇恩,选定了翠微山坳的这块地。1439年也就是大明正统四年动工,干了5年,英宗给写了匾额“敕赐法海禅寺”,时值英宗最顺心的日子,国泰民安,离土木堡之变还有好几年。这个众筹项目,也吸引了大量明星太监入股投资,“股东”的名单很有意思,下面再说。


      明朝太监势力是前所未有的超能量,有众多太监首领的支持,法海寺项目动用国家公器开了外挂,由工部营缮所提供人力资源,御用画士出马。注意,不是画工,是画士!“宛福清、王恕、张平、王义……”他们的名字都在寺里一个楞严经幢上镌刻着,这就难得了,对于寺观壁画来说,画工干活拿钱走人,想署名没门儿,也许是能署名的原因,这个众筹项目完成得特别好,再次引用吴老师的话那就是:“海内孤品!无与伦比!”


      在黑暗中继续无与伦比之旅,沿着西壁向北摸去,站在北壁的玻璃护板前,吴老师把手电往高处一打,故作平静地说:“看吧!”手电的微光里,霎时五色仙容绽放,珠宝衣袂纷纷,彩云朵朵香喷喷(此处有音乐)!这时候,你只有深深吸一口气,然后面前的玻璃护板就有用了——吸气后还得叹气不是吗,深深地叹气,多数游客会发出“哦——哦——哦”的幸福呻吟……

 


 

有钱任性:让你彻底毛茸茸


      大雄宝殿北侧的壁画叫作“帝释梵天礼佛护法图”,以殿门为界分为两铺,单铺高度3米,长度7米,左侧队伍的主角是帝释天,队伍向东行进;右侧队伍的主角是大梵天,队伍向西行进。


      佛教是从印度传来的,两列队伍中的主角、配角都是身着中国宫廷服饰、长着中国面孔的外国人,一水儿带着翻译味的名字,比如西列队尾,我们老百姓最熟悉的阎王老爷,正式的名字竟然是阎摩天。阎摩天带着两个跟班儿牛头鬼和赤发鬼,很横的样子。牛头鬼拿着比自己还高的大锯,穿着一条极美丽的团花短裤;赤发鬼的头发迎风一甩,拍洗发水广告似的。他俩的前面是一个扛杵的密迹金刚,大约是金刚中最金刚的金刚头子,和超级彪悍的散脂大将(火神)站在鬼子母的后面。鬼子母还有一个ID叫诃梨帝,她曾经最喜欢吃小孩儿,也就是母夜叉,现在是小孩儿的保护神。鬼子母右手拿着团扇,左手护着儿子毕哩孕迦,跟在月天的后面。月天就是大势至菩萨,哎呀,神仙的名号真是复杂。黑暗中仿佛有金星在飞,得做笔记啊。

 


 

      月天右侧是辩才天,这个“天”负责智慧福德的修为,也掌管音乐,那么好玩的来了,也就是这幅壁画的精华(我认为)——跟着辩才天一起礼佛的竟然有一头金钱豹、一头狮子和一只狐狸——想不到吧?据说这些动物都喜欢音乐,就跟着辩才天亦步亦趋。接着是菩提树天,作为最早的护法神,一个侍女给她撑伞,派头很大。广目天王和多闻天王法力强大不可预测,全副武装很“转”的样子。他们的右边就是绝对主角帝释天,最高级别的天神,呈女相,背后有三个侍女伺候,最右侧的侍女托着一盆花,呆呆地看着镜头,嘟着小嘴巴可萌了。


      壁画前的玻璃护板上装了一个放大镜,透过放大镜可以看见狐狸耳朵上细细的毛细血管。我在书上读到过这个细节,就惊叹:“真的能看到血管啊!”吴老师大概不太待见我这种“蝎蝎螫螫”的游客,说:“血管有什么了不起!到法海寺要看文化价值的,宏大的、伟大的、堪比文艺复兴的……”唉,这下子又榨出我棉袍下的小来,但是,我就喜欢细枝末节,喜欢看毛茸茸的狮子、老虎……


      仔细欣赏这幅壁画的细节,很容易理解这个“敕赐”的豪华排场——皇家画士,高手云集不在话下,除了品质优异的矿物颜料外,大量使用贴金、洒金、描金、勾金技术,壁画人物的花冠、首饰、璎珞都是有钱、任性的“沥粉贴金法”,线条潇洒俊逸之外,浮雕感十足,这是国画,还是油画?画士们描绘动物的时候,平涂过颜色后竟然用极细的硬笔画出皮毛的走向,好吧,你毛茸茸就让你彻底毛茸茸!中国水墨画一向没有肌理的概念,在这幅570年前的壁画上,让观众有了全新感觉。这个感觉一时还不能消化,讲解员还会问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豹子、狮子的眼睛是鸟的形状?答案是——抱歉,我没听懂。

 


 


有钱任性:还得有好心情


      东边那“铺”壁画的主角是大梵天,接下来是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大自在天、功德天、日天、摩利支天、坚牢地天、韦陀天和龙王天,这些名字我们很难记住,因此笔记的要点就是,帅叔叔们带着一群大美人和一个大帅哥——韦陀天每天都是被自己帅醒的。其中,摩利支天是主管光明的神,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伴侣动物是一头小猪,哎哟萌萌哒……


      因为手电的光晕有限,壁画面积又大,所以很容易错过这幅壁画上的白象,白象用鼻子卷着宝瓶向下倾倒宝物。因为参观时间很有限,咱们观众也会忽略壁画最右侧,龙王爷的随从夜叉鱼精,为了呼应壁画最左牛头君的团花短裤,鱼精穿了一条洒花短裤。拉风的是,他的腰带上系了一个三脚红眼金蟾——随身ATM机不是嘛,更拉风的是,还系了一朵盛开的粉色莲花!“屌丝”的逆袭啊,鱼精也有自己的style!


      转回头,大雄宝殿中央佛坛的后壁上有三幅观音像,每幅都有4米宽高,需要游客仰视,不知为什么,这三幅壁画的颜色比两侧护法图灰暗一些,但是精妙程度毫不逊色。最著名的那幅水月观音,据说是“唐骨、宋肉、糅合辽金元以来的技法,统摄于明代的魂魄”,就我最喜欢的内容来说,左上韦陀,左下金毛犼,右下善财童子,右上白鹦鹉,还能不能更带劲儿啊!

 


 


      能!水月观音的玻璃护板前也装了一个放大镜,便于游客欣赏观音姐姐的菱花披纱,由金线绘制的全透明的披纱,看得人眼酸。想想吧,同一世纪的波提切利也经常画这种效果,但是波提切利君没有那么多金丝是真的。


      有钱,任性,还得有好心情。作为一个游客,我感觉画士和助手们描绘壁画的时候一定很开心,慢慢来,不着急,画帅哥,画美女,按月拿工钱,又是给“皇办”李主任干活儿,往好里干,往细里干,所以,不留神把法海寺干成了中国寺观壁画艺术的最后一座高峰。后人眼福不浅,570年来,历经战乱与浩劫,竟然完整存世,真是佛祖护佑泽被苍生。

 


 


碑在  寺在  壁画在/不可辜负

 

      前面说了,御用监太监李童发起建寺众筹,“敕赐法海禅寺碑”如今仍在,碑文清晰可读,石碑的背面有三百多位太监的名字。如果看了《明朝那些事儿》的话,熟人就一巴掌数不过来了。第一个是王振,英宗最贴心的太监,在土木堡把英宗害得不浅;第二个是刘顺,刘顺不太出名,但他的养子是大名鼎鼎的刘瑾;喜宁,土木堡之变的丑角,又坏又蠢;阮浪,英宗在南宫被雪藏的时候,把自己的小金刀给了阮浪;曹吉祥,夺门之变的活跃分子,妄想自己登基当皇帝;长长的名单里有阮安,百度会告诉咱,阮安是越南籍太监,曾主持北京城九个城门的修建工作;最著名的,是撰写碑文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濙,在《明朝那些事儿》里,朱棣派他出了16年的长差寻找建文帝,还写到与他的一夜密谈……这本书里没有提到李童,李童伺候了明朝5代皇帝,没犯什么政治错误,善始善终,60多岁时“挂”了,就埋在法海寺外,墓碑还是胡濙写的。胡濙这人活了88岁,估计净给小伙伴们写碑文、挽联了。


      法海寺藏在翠微山的山坳里,交通方便,但游客很少,周末也就十几个,平时也许几个。太阳好时,坐在大雄宝殿前的白皮松下,看云卷云舒,是极好的。话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近六个世纪,碑在,寺在,壁画在,不可辜负哦。


      法海寺虽然票价不菲,但是性价比超高,大雄宝殿后面的药师殿里,有全部壁画的珂罗版复制品,大雄宝殿里不可以拍照,药师殿随便拍,最好的参观办法是先看珂罗版的复制品,大概了解一下能看到什么,再在讲解员的带领下参观壁画真迹,遗憾的是,讲解员给的时间大约是30到40分钟,估计嘴甜又长得美的游客,能多看一会儿,反正我是不行。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