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旅游天地 >

广陵行

时间:2014-11-17 00:32来源:北青网 作者:张玮祎 点击:
旧唐书有曰:“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自古广陵便是繁荣之地,直至今日,纵使那些“夜市前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的繁华喧嚣早已远去,时光却并未带走这座城市的人气与活力。

 


 

       回想起上一次去江南,已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时正值春季,趁着清明短假便与父母一同去了广陵,人们也将那个地方叫做扬州。


      说起广陵,旧唐书有曰:“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自古广陵便是繁荣之地,直至今日,纵使那些“夜市前灯照碧云,高楼红袖客纷纷”的繁华喧嚣早已远去,时光却并未带走这座城市的人气与活力。


      老城的街道是狭窄且曲折的,一家家大大小小的店铺参差地码在小街的两旁,一眼望过去,是数不清的红红绿绿的小招牌。隔一两个路口总会看到几家百年的老店。那些浅灰色的墙边,总少不了歪歪斜斜的几辆自行车,有旧的脱了漆皮的,亦有新的泛光的。那些年近古稀的老人们总会在阳光初洒时蹬着泛着旧光儿的自行车,慢慢悠悠地蹬到老店门前,买上一笼热气腾腾的蟹黄包,古老的手艺总不会令人失望。老人们在香气弥漫中,将自己的蟹黄包装进小袋,又慢慢悠悠地蹬回去了。微风总会轻轻吹起,门口的红灯笼微微摇摆,那些扬起的柳条悄悄拂过磨得发亮的百年招牌,似是在擦拭着那些无法复制的历史珍宝。

 


 


      这一刻,似乎眼前见到的都是画中的情景,这幅留藏已久的画带着浓浓的扬州古韵就这般直白地被摊到了眼前。我不禁想,是否很多很多年前,也有人同我一样,静静地立在古朴却热闹的广陵街道旁,体会着眼中所见的一切。但毕竟时光已流逝太多,我所看到的想到的又能与多年前那位旅人的所见所闻有几分相似?


      不觉间,已穿过那令人眼花缭乱的街道,似是一位掀开珠帘探出头来的温雅女子,瘦西湖就这般惊艳地闯入了我的眼帘,“垂杨不断接残芜,雁齿虹桥俨画图,也是销金一锅子,故应唤作瘦西湖”。瘦西湖湖如其名,自然是清瘦狭长的,远望去就好似文人墨客用狼毫笔墨留下的一抹清秀笔迹。


 


      “两岸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原以为是夸大了瘦西湖的花柳,亲眼见到才知道这并非是浪得虚名。站在岸边观赏,一眼望去,湖边的树上地上竟处处有花,桃花、樱花、琼花、海棠,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粉的,白的,黄的,紫的,各式各样的纷纷拼凑在一起。恰巧那日的天是漫着薄雾的,偶尔几缕阳光洒下了,那朵朵的彩色云朵便追着落下去,在湖面的平静画布上留下点点彩晕。


      但更多的时候,便只有那一层薄雾,垂杨柳悄悄地舞动着,默默地扮起了绿色的屏风,团簇的繁花则是被浅浅地埋起,只留下一抹淡影。只有在那风稍大起时,才会簌簌地落下几朵花瓣,如同满载着思念的小舟,乘着清波,追寻着瘦西湖那些逝去千年的韶华光影,洗涤着抹不尽的尘埃,静静地,静静地流向远方。


 


      抬眼望去,不远处就是闻名已久的二十四桥,在它身后还可以隐约看到白塔那高耸的身影,附着两旁的青绿山影,成为一道水墨画般的风景。经不住诱惑的我,渐渐地离二十四桥越来越近,缎带般的二十四桥就这样愈发清晰起来。“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那日的游人出奇的少。我慢慢走上桥,用指尖轻轻抚过那一根根桥柱上已磨秃了的雕纹,呆望那汉白玉柱上泛着的光泽,就如明月一般温和又清朗。二十四级台阶,二十四根桥柱,真是不负桥名。再探出头去,望那二十四桥的湖中倩影,不禁猜想,是否在这桥下的湖中还有另一番世界?那里是否也有沉醉的旅人,有吹着玉箫的美人,也有听着箫声自在提笔的风流诗人?这样的世界,怎不叫人好奇!


      慢慢在桥上踱步也是充满乐趣的,淡淡的雾气弥漫在身旁,飘散的思绪却凝成一卷卷有趣的故事,那些才子佳人、负心薄幸的故事大抵都曾发生过,不时幻想到当年哪家的小厮急匆匆地提着灯就在这瘦西湖边替他家的公子寻着赌气出门的小娘子。于是不禁失笑。这些故事在那些年的这座古城中悄悄传开,到最后有的成了佳话,有的就变成了笑话。

 


 


      待走出瘦西湖的一瞬,我才惊觉出我对此处的留恋。是啊,纵使旧日情景早已不复,但历史在此处的留韵却依旧胜于别处。既然如此,又何须计较那些与旧时的异同呢?无人能知晓昔日与今日的真正距离究竟有多远,而我只需享受便好——享受这广陵的古韵与美丽。

 

      作者张玮祎是北京大学附属中学致知书院104班学生

 


 
 
 

 
 
 

 

(责任编辑:东岳)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图片